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从“除夕书法”拜年说起

2019-04-12 18:21:42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编辑

阅读:1051

评论:1

从“除夕书法”拜年说起

—记德才兼备的宝应乡贤周文彰教授

徐少奎

         2019年2月5日(农历己亥年正月初一)春节第一天,乡贤周文彰先生于当日先后三次从北京发来“除夕书法”拜年的帖子,其时笔者因手机放在房间内充电暂时不在身边,加之忙于安排二女儿一家人从家乡宝应开车来无锡(今年我俩仍在锡城大女儿家过年)向我们拜年!……待等到充电完成,打开微信时,才知道本人“疏忽失礼”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则足以表明已过耳顺之年的乡贤文友——文彰先生的“重情守礼”,真乃是文坛书苑之楷模!

       早在十几载前,笔者便与时在海南省委工作的文彰先生通过几次信函;近年,他由京都返乡时又有过面晤交谈,且拜读过他馈赠的书籍大作;再加上经常的微信交流,以至于电话联系;让我对他从仰慕、到了解、再至熟悉,今执笔尚在新春时节,对于我尊崇的文彰乡贤文友,就从“除夕书法”拜年 开头说起吧……

985f8d1032ff01abefed48c35b1ecd5.jpg


1、  草根出生成“京官”

       文彰先生,笔名弘陶,一九五三年八月出生于扬州市宝应县小官庄镇双闸村一个农民家庭。相传,他出生前几个月,宅院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艳硕大的桃子,当时母亲和哥哥姐姐均感到十分诧异,一是院子四周没有长一棵桃树,不会有桃子从空中坠落;二是这天从没有亲友或邻居送桃子过来,这似乎成了“天外之物”!老人们均认为这是天降祥瑞,因此外婆建议,我们这个孙子小名干脆就叫做“红桃”吧!红桃生长在农村,从小与其他农民孩子一样,放学之余,他也喜欢放养母亲买回家的小鹅,或约小伙伴到河边、秧田里一起钓长鱼……尽管孩子们小时候大多恋玩,可他却非常用功,每学期的考试成绩在班上总名列前茅。1965年当时12岁的文彰,以优异成绩考上了望直港初中,后又到小官庄镇高中读书。在中学六年的学习,他不但考试成绩领先,而且还练就了强化的记忆力,因此他的智力在学生中也是出类拔萃的。有着超强记忆力的他,据文彰的亲戚说道,那年他在电影院观看大型记录片《红旗渠》时,由于影片的插曲中歌词催人奋发、曲调很优美,他便拿出身上的钢笔,又随手捡了一只香烟壳,用里面的烟纸,借用放映光束不停变动的弱光照亮,速记起歌词来,当影片放完时,他记录亦结束了。后来,找到电影歌曲本子一核对,竟然全都正确,一字不落。1970年17岁的文彰高中毕业后,回乡开始务农,先扛了几个月农活,后来由于村民办小学缺少老师,他这位德才兼优的高中生,便被当时的“东风公社双闸大队”领导班子看中了,选他当了民办教师,结果一干就是三年。在这段时期内,因他原来语文基础好,速记能力强,大队和公社又推荐他当了“土记者”。这样,他白天在民小教学,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写通讯报道稿子。那时,他提供给县广播站的稿子基本上是百分百被采用的。到年终,他不但被县里评为“优秀通讯员”,而且还被安排在大会上作典型发言。谁料他第一次在会上发言,就“一炮打响了”,起先乱哄哄的会场,待文彰讲话后竟变得鸦雀无声了,最后是一阵热烈地掌声!首次受表彰的喜讯,既传到了公社,又传到了大队,在社、队两级留下了特别的印象。1973年高校及中专招生时,便被推荐参加了考试,被扬州师范学校录取了。当年9月初,文彰带着乡村民办教师的粉笔灰和农村家乡的泥土香,从宝应来到了扬州,在师范学校苦读三年毕业后,被留校担任了政治理论课教师,教了两年政治经济学、一年哲学。当国家决定恢复“高考”后,文彰又报名参加了大学考试,真是“天公不负有心人”,接着他凭优秀的成绩,于1977年3月考入了南京大学哲学系,成了该校的一名新生。在南大学习毕业,工作学习三年后又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博士研究生,最终由于文彰的奋发进取,他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当上了大学生的老师。当他年逾而立之年时,恰逢1988年海南建省、设特区的当口儿,他被组织部门调到海南省发展研究中心,后又担任了海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省委常委)。文彰在海南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年。直到过了天命之年,他被中组部调到了首都北京,且被任命为原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他通过自身的努力和进取,从民办教师做到了副部,从草根出生的文化人当上了“京官”!

截图20190328155443.png

2、  十六载“除夕书法”

       按照“红桃”乳名的谐音, 40多岁时,文彰给自己取了一个笔名“弘陶”,直沿用至今。说起弘陶练毛笔字,钻研书法,那还是他到了五十半百年纪、2002年左右的事情:当年,他在海南省委宣传部部长任上,有一次深入到省“生态文明村”建设的联系点——文昌市(该市书法文化很昌隆,后创建成“全国书法之乡”)三多村检查指导工作,在行将结束检查走到村口花园时,这时村干部和其他陪同人员,请他在花园中间一块大石头上题一个寓意为“起点、起步、崛起”的“起”字,当时这一小小的请求,却令从未习过书法、更没题过字的弘陶犯了大难!越是解释、推辞,人家越认为领导谦虚、不轻易出手。弘陶说的是实心话,而求字人也是出于尊敬。几个月后再来,文化石立了,落款为“周文彰题、陈起吉书”(陈,时任海南省书协副主席、文昌市书协主席)。弘陶此时自认,活了半辈子,才知道什么叫“题”,什么谓“书”?对于这次尴尬的题字经历,让他陷入了久久地沉思,最终他觉得:其一、应学习文昌人弘扬祖国书法文化的高贵品德,让书法技艺在文昌及至在海南得到更大的发展与更多的传承;其二、做学问的人,练习书法是份内之事,俗话说得好:“书法乃文人之余事”!其三、习字是个人自身的修为,既能锻炼人的腕力与膀力,又能舒筋活络、健身长寿。于此,他决定练字,且一发不可收。

       刚练字时有点无所适从,考虑自己已届天命之年,不能象孩童学书循序渐进从“真、隶、篆、草”始习;之后,弘陶通过读书、请教,并结合自身年龄、工作等生活实践,觉得“练楷书为辅、求骨力,攻草书为主、求其成”,于是他决心攻草书,以求其成。对于民国大书家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千字文》,他临仿了无数遍;对于我国历代书坛名家,如王羲之、张旭、怀素、孙过庭、赵结、文徵明、董其昌等人的草书字帖,只要看着满意,就长临不舍,不求完全形似或神似,但求用笔和章法。尤其是中国当代的高等书法教育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率先建成我国完整的书法高等学历教育体系的“德、学、艺”三馨教育家、艺术家欧阳中石先生提出的“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采,切时如需”四句话,弘陶最为尊崇,且对其影响最大、最刻骨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与中国书协联合举办的《弘文焕采——欧阳中石先生书法教育思想学术研讨会》上,弘陶专门在大会上作了《欧阳中石先生“四句教”所承载的书法教育理念》的主旨发言,一方面讲了对“四句教”的切身感受,另方面亦是对欧阳中石先生九十华诞和从教七十周年的最好祝福!足见他对我国的这位书法界泰斗是十分敬仰的!

       每年春节除夕,全中国老百姓以及海外的华人都把央视的“春晚”当着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尽兴享受,而弘陶正好利用这段别人守岁、娱乐、消遣的时间,来创作书法长卷。连续十多个农历新年除夕,几乎都是坚持挥毫,笔耕不辍,并以此长卷书法作品,用来作为“除夕书法”拜年……比如,他在前年(2017年)第14个“除夕书法”拜年写的是李清照版的词《渔家傲》;去年(2018年)第15个“除夕书法”拜年写的是一首七律诗歌《除夕书法展实录》;今年(2019年)是弘陶的第16个“除夕书法”拜年,他心里早就作了准备,思忖2019年,是自己被调离海南到北京工作的十周年;他在海南工作了整整二十年。为此,他以“感恩第二故乡海南”为主题,陆陆续续写了60多首诗词。其中有一首为五言古风《回眸海南二十年》(60行、300字),他觉得颇有代表性,自己亦感到满意,于是,在除夕前两天,他就忙开了,先把诗歌电子版写成草书版,然后对没有把握的草书章法又查字典。待正式创作时,他铺开八尺宣纸,调足墨汁,备好清水,一气呵成,整整十幅。接着,又调整思路,一挥而就,五幅搞掂。采取十幅、五幅两种形式,以备不同用法。正是在今岁春节除夕,弘陶用新撰的草书,向桑梓、海南、首都以及各地、各界的文朋艺友进行“除夕书法”拜年了!

       去年二月十二日春节前夕,弘陶专程到海南澄迈县中兴镇向仁洞等三个村的村民,赠送了本人准备多日的自撰的1,000多幅“爱心春联”,受到了广大村民的热情欢迎!

       去年六月,扬州市文联邀请弘陶回家乡,在扬州美术馆为他举办了“周文彰除夕书法作品展”,展出了他从2004年以来共十五年、计15幅“除夕书法”作品;这是他首次把完整系列地“除夕书法”拜年长卷,呈现在家乡父老乡亲们和广大的观众面前,亦是弘陶第一次在这样庄重的全国文化名城场馆举办个人“除夕书法”展览。

      今年元月二十五日,弘陶应四川省成都市和龙泉驿区有关组织与领导同志的盛情邀请,在该区的美术馆举办了《周文彰“除夕书法”作品展》。这个“集艺术性、思想性、观赏性为一体”的书展,将在馆内展出三个月时间。目前,这个“弘扬优秀文化,陶冶公众情***”的精美草书展,正在热情地接待着社会各地、各界的书法爱好者和青少年观展。

5e6ef17c838f72af0a584300c44b142.jpg

3、  诗词与草书“联姻”

       早在唐代,张怀瑾便在《书议》一文中写道:“论人才能,先文而后墨。”(“文”即诗文,“墨”即书法)文彰自2006年起十多年来,陆陆续续已写了近千首诗歌,都是近体诗。这些诗都是在散步和考察途中写成的。在国家行政学院任职时,每日业余坚持散步,在“散步文化”中,他见人见物、触景生情,吟咏了136首诗,且出版了《诗韵校园——国家行政学院校园诗》诗集;应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WCCO)之聘,担任了该组织顾问,他制定了100首“诗咏运河”的诗歌创作计划,分为五部:运河记忆、运河城市、古运河遗址、世界运河、运河论坛组织活动,目前已写成了近40首,待以时日,将逐步推出;《诗咏扬州》写了22首;《陇南成县行吟》写了10首;《八一诗颂》写了 12首;《陇南行》又吟诵了七绝5首;戊戌春节行吟8首;2018年写给孙女诗16首;此外,他自2015年2月2日至2019年2月13日的四年间,分别在北京、沈阳以及家乡宝应于冬雪天,写过《雪趣》、《风雪武警》等9首诗,且专门编印了《咏雪诗》微信集子……正如一位哲人所说:“诗人于字里行间多融入自我思辩与人生哲理,读之自出机杼,不与人同。”清代徐增尝在《而庵诗话》中亦写道:“诗乃人之行略,人高则诗亦高,人俗则诗亦俗,一字不可掩饰,见其诗如见其人。”

       文彰擅长吟诗写诗,当他在十六年前又爱好临帖草书后,就萌生了将诗词和草书“联姻”的想法,一因古人早就而为之,历代的先例从未鲜见;二是现代文化人觉得将诗词与书法巧妙地融为一体,便能成为一幅幅优美的艺术作品!因此,他从首次“除夕书法”拜年起,就注意有机的把两者融合在一起,直至十六年来才有了一组完整系列且不断延续、将“草书诗词”精美结合的艺术作品,从而得以自去岁至今年先后呈现在家乡扬州及四川成都广大观展的诗词书法爱好者眼前。……就这样,文彰因工作而学书法,因书法而学诗词,经过十多年的文化践行,他在自己修订版的《周文彰诗词选》一书中亦精妙地写道:“书法借助诗词,生成多彩意蕴;诗词借助书法,获得广泛传播;书法与诗词珠联璧合。”他还精辟地概括为:“满腹经纶,成为书法家必要的文化素质;腹有诗书气自华,便成为古训。”2017年6月11日,他在京都欣闻家乡“宝应龙之情爱心协会”成立了党支部,能自觉强化党对社会群众组织的领导,不由得钦佩之情涌上心头,早饭后他在校园散步时即吟成了《“七一”颂》,并草就书法一幅,以志祝贺:“锤镰兴业撼昆仑,捉怪除疽斩祸根。尝遍人间千万苦,赢来梦圆耀乾坤。”他见校园内有些自己辅导的学生,学习既用功刻苦,又甘受清贫生活,于是有感而发,吟了一首藏头诗《苦读博士》:“苦夜清茶不畏贫,读今阅古探求真。博闻广记别松懈,士子经纶满腹人。”他在《诗咏扬州》组诗中,有一首《家在扬州》亦是藏头诗:“家园古朴有唐风,在水龙舟皇顶蓬。扬福桥前方塔下,州官喜看众儿童。”……早在2017年10月份,他曾对采访的记者说过:本人从五十岁时开始作诗、习书,这辈子准备写两千首诗,并且要把“除夕书法”拜年长远地坚持下去……我们坚信文彰,他既能说到,也一定能做到!诚如我们宝应家乡作家可人学人先生所说的:“周文彰教授,多年来一直是以诗歌样式赞美家乡,用书法形式彰显传承!”

4、  前行永远在路上

       文彰教授几十年来,在工作上,从民办教师做到了副部级的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在事业上,从南大、中国人大毕业后,通过苦读、努力、奋发最终成为研究员、教授、哲学博士以及北京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中国地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三座名牌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在艺术上,五十岁时从“书法、诗词的盲区”,经过十几载的勤奋、苦学、磨炼,到成为写了近千首诗词的当代诗人、第六届中书协理事、中央国家机关书协副主席、中国实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全国政协委员。他在工作、事业、艺术三方面的不断进取,正如他在多年工作实录中所写、并一直坚持做到的:“凡事都要下功夫!”、“撞钟就要撞响”,因此在几个方面都有所作为,且产生了飞跃!

       从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岗位上退下来以后,本可以安排较多的时间写字作诗了,但通过多年的书法实践,他已深刻地体会到:练书法不同于平常一般情况下的写写毛笔字,而是要下足字里字外的硬功夫。他存有一方印章,上面刻有“五十业余、六十专职、七十专业”的十二个字,而今他已年逾花甲、岁为六十有五,其本人则觉得既未做到“专职”,更难以实现“专业”,似乎又回归到古人所说的话:书法仍为“余事”也。去年2月份,在海口市举办第十五个“除夕书法”展览时,文彰教授向观展的享受艺术大餐的众多海南观众作自我解读是:“这里汇集的,不是精品,而是一串脚印;是作者以每年除夕为时间节点的学书足迹。这里展示的,不是书法成就,而是时间管理;是作者忙里偷闲的学书记录。这里凝结的,不是艺术天赋,而是执着勤勉;是作者持之以恒的学书毅力。”其实,《未阑》一书,早就阐明:“书法作品的价值意义就在于:或为祖国山河增秀;或为高行颂德;或启人愚昧;或娱人美趣,皆在宣扬教化。”作为展品的作者,他在自撰的《再造生活——书法价值的当代体验》一文中,也阐述得很具体、透析,答案可谓自明。

       对于写诗歌,文彰教授一直认为:“有情感,才能有诗篇!”自他从领导工作退养后,散步成了每天雷打不动的生活常态,写诗也就成了他持之以恒的“散步文化”。他经常说的一句话便是:“时间不是挤出来的,而是安排出来的。”在校园内,他帮从行政学院毕业的学生,题诗写书法;有个毕业生后来当了人民警察,其见路边欺诈见义勇为,他得知后便主动写诗赠书;有次早晨散步时,见到学院西门武警,站在风雪中值勤,心中升起了无限敬意,于是便吟诗赞颂!后每当老兵复员时,他都将诗歌写成书法馈赠,以作慰勉与纪念!……人们常说:“寓理于诗,寓理于人。”其含义是很深刻的!

       由于文彰教授在文艺尤其是草书方面的精湛技艺,加之出版了《弘陶习书录》、《弘陶草书千字文》、《弘陶草书前赤壁赋》、《弘陶草书琵琶行》、《弘陶书法——江树峰诗词》等多本有专业水平的专集。他的书法作品经专家们评选,有的入选《中华英才》辞典,有的被选入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以及由荣宝斋主办的“当代百名书画艺术英才作品展”等。这足以证明他的书法成就和地位。他“半路出家”的书法实践,给了广大的书法爱好者以启迪与震撼!

       当前,文彰教授已成为我国资深的学者、专家,且出版了不少高质量、有学术研究价值的书籍达30本之多,其创作的作品,有的获得了部、省级优秀科研成果奖、“五个一工程奖”以及中国图书奖。他本人成为海南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近年来,他又被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和传播学院聘为 客座教授;被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聘为特邀研究员;被浙江绍兴理工学院兰亭书法学院聘为客座教授;被陕西咸阳师范学院于右任书法学院聘任为名誉院长;被四川成都龙泉驿区创办的“弘陶书院”亦聘任为名誉院长;同时,被中国《书法导报》聘请为顾问……

       “诗为心声,书为心迹。”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文彰教授曾套用说:“我在故我写!”他在《除夕书法展实录》一诗中也曾经写到:“何愁读写时间少,一展催勤有梦人!”他满怀信心地表示: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把书法和诗词继续写下去!艺术需前行,永远在路上!让“诗、书”两朵艳丽之花,不断点缀我们新时代的美好生活!

985f8d1032ff01abefed48c35b1ecd5.jpg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1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