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2019-10-24 10:12:49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236

评论:0

长篇小说《叩问》节选(一)


婚后第三天,黎天明夫妇一个扛着锹,一个挑着一副担子,双双参加生产队的平坟劳动。黎天明怕扁担磨坏万红的新夹袄,就让她挖泥,自己用父亲为他编的新竹篼挑土。坟堆上的土一锹锹被送到竹篼里,竹篼里的土一担担被挑到不远的麦田里,再由社员均匀地向四面撒开。


  高出地面的坟堆土慢慢变矮变低,黎天明出汗了。把外面的衣服脱掉吧,可里面的坏棉袄也太难看;不脱吧,又热得难受。以前在学校,棉袄外系一根绳或带子,最外面套一件灰蓝褂子,学生时代不讲究;现在是新郎官,坏棉袄,不雅观。正当他左右为难时,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哎呀!”的惊叫和“咚”的一声闷响。他回头一看,新婚的妻子跌落进凹陷的坟坑里,他连忙大步上前,跳进坑,拖起脸色惨白的万红,新夹袄已经被坑里的黑水浸湿部分,拉她时,一根绣渍的铁钉,拉破了肘下的袖口,里面的白棉花絮绽露出来。


  黎天明夫妇在王富等人的援手下,被拽了上来。
  当时,几个老年妇女互递眼色,还有几个社员在摇头咂嘴。
  邰队长大声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百无禁忌!”
  他转身对黎天明说:“你带她回家歇息吧,把衣服换了,没有伤着吧?”
  万红说:“没有。”
  “不要紧的!你们今天就不要再来了,工分照记。”
  晚上,黎天明妈在饭桌上说:“你们今天挖的那个坟是吴新的女儿,叫吴志花,死时才21岁,脑膜炎病,十天光景,就死了。”


  她喝了一口粥,叹口气又接着说:
  “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已经收了人家的聘礼,婚嫁的日期都定了,说死就死了。她的妈虽然生有三个女儿,但这个女儿最懂事,忙里忙外,撑起一半家。女儿突然死去,她娘哭得死去活来,最后,特地买了一口好棺材葬了。才七八年时间,怎么就这样不结实呢?棺材板就烂得塌了呢?”
  万红说:“当时,我一脚踩下去,只听得‘咔擦’一声,脚下悬空,接着就塌陷了。”
  小妹黎芝插话:“不少人说,新娘子掉进棺材,不吉利。妈,你说呢?”
  妈放下碗,斥责道:“死丫头,听人家嚼舌根!去年张大妈,也是平坟,整个人掉进去,埋了了大半截,大家把她弄上来,腿被钉子扎破,流了许多血,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
  小妹嘟囔道:“好几个人都这么说,平人家的坟,难道是什么好事?”
  妈说:“这是上面的政策,公家叫这样做,谁敢违抗?”


  停了一会,妈正色说道:“丫头,我从不信邪!别人都说无家墩闹鬼,还有什么‘过阴兵’,许多人吓得晚上不敢从那儿走。我夜里常在那里经过。要记住,邪不压正!


    “有一天,我撑着一条装满稻把的船,从那里经过。月光下,远远望见一队头顶圆盘的矮人,在河边整整齐齐的走,我慢慢停下船,一动不动,等它们走近船边时,我突然抡起篙子横扫过去,只听见呜呜哇哇一阵乱叫,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a396e67bea9a410923edb8e142499f0.jpg


  
妹妹忙问:“到哪里去了?是不是鬼?”
  “哪有什么鬼!是水獭猫。”
  “啊—”黎天明和小妹一脸茫然。
  妈妈接着说:“一群水獭猫,捞起上游漂下的已经剥了籽的葵花盘,顶在头上玩,别人见了就认为是鬼,是‘过阴兵’。我一篙子扫过,葵花盘滚在一边,水獭猫全都钻进水里了。”
  小妹松了一口气,黎天明由衷叹道:“我妈真是女中大丈夫!天不怕,地不怕!换了我,不被吓个半死才怪呢。至于还去扫一篙子,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啊!”
  妈妈说:“我不识几个字,但我信这个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什么事都不敢干不敢做,谁知道是福还是祸?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朱晓龙

    0.88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叶鸥

      叶鸥

      147文章
      23.8614万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