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那个年月的小生命

2019-10-25 14:50:47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000

评论:0

长篇小说《叩问》节选(二)


黎天明的大女儿凌云,差点出事。一天,夫妇俩放工回家,打开门,万红见凌云夹在睡窝的板与墙壁之间,她连忙抢上前,用手抱起,孩子像没有骨头似地耷拉着,拍她叫她毫无反应。万红一下子哭了起来:“黎天明,快来看,云子不行啦!”


黎天明一把抢过来,抱着向公社医院疾速奔去。跑了几百米,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万红哭叫着跟在后面。两个人直跑得脸色煞白才赶到医院,一个老年医生忙接过孩子,放在铺着白布的床上,先翻了一下眼睑,又挠了挠脚心,接着就用拇指掐人中,用双手在胸口处上下左右摩搓。


不一会,凌云的脸慢慢有了血色,手脚也有了知觉,终于睁开眼,“哇”地哭了起来,黎天明夫妇悬着的心放下了。


老医生说:“这小孩可是捡来的一条命啊!如果不是发现及时,抢救及时,再拖一时半刻,小孩就会窒息死亡。”老医生戴上听筒,检查了心脏和其它器官,然后说:“小孩严重营养不良,加上受冻和挤压,现在体弱,需要挂些生理盐水和葡萄糖。”两人点头答应。


黎天明留万红在医院,自己回家取出图钉后面准备用于救急的五元钱。

两人坐在输液的病床前,大眼看小眼,好半天没有一个人说话。看着瓶里的水一滴一滴慢慢流入女儿羸弱瘦小的体内。

万红红着眼说:生产队去年生的五小孩,就剩下两个,差点又少一个。还是我们家云子的命大。


黎天明知道,一年前,生产队有五个大肚子孕妇。生育后,一个因难产而死,两个冻死。说起冻死的两个男孩,还真叫人惋惜。


在那个年月,妇女怀上小孩,农村是没有去妇检的。谁也说不准那一天生,只知道埋头干活。许多人临盆足月还在上工。武红云就是这样。那天,红云挑河泥回家,放下桶后,觉得肚子疼,估计要生养,忙拿脚盆,羊水已破,夫妻两人手足无措,丈夫这才想起去请接生婆。


黎天明母亲为产妇接生是远近闻名的。大潼河的河南河北,以及周边几百户人家,都相信她。尽管那个时期已经有大队合作医疗,有公社卫生院,但许多孕妇还是情愿请她。一般的人家,给一条毛巾,四只鸡蛋,作为酬谢。有钱的则多给一包烟。


黎天明虽然和武红云家是一个生产队,但两家相距有二里多,一家在最南,一家最北,加上天黑路难走,当黎天明妈气喘吁吁赶到时,见小孩已经在脚桶里冻僵了,红云拖着血淋淋的脐带歪倒在桶边,身下一摊血,惨白的脸,痛苦得说不出话。

原来,红云丈夫刚走出门,小孩就出生了。年轻的孕妇不知道处理脐带和包裹婴儿,眼睁睁看着婴儿挣扎、啼哭,最后无声无息。黎天明妈忙剪断脐带,把孕妇抬上床。要热水,热水没有;要红糖,红糖没有;要生姜,生姜没有。要什么,都没有!


黎天明妈埋怨这对年轻夫妇说:“生小孩,你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她丈夫若无其事说:“这有什么准备的!我听妈说,妈上午生我,下午就下田插秧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黎天明妈抱起桶里的小男孩,倒过来,拍了拍脚底,又用手在鼻子下试了试呼吸,证实确已死亡,惋惜道:“多好的一个胖小子,真可惜!”


临走时,黎天明妈再三叮嘱:买一包烟,请别人埋小孩,做父亲的埋自己的骨肉,对下一代不吉利。


吴思英的媳妇费兰英,难产,保住了大人,小孩没有存活。

唯独张德民的七斤半的大小子,因为年轻的父母白天干活太累,夜里两个大人睡着了,寒冬腊月,小孩钻出被窝,活活冻死了。


那个年月的一个小生命啊,无足轻重。就和一只小猫小狗一样,死了,用芦柴席一卷,往乱坟冈一埋了事。想要孩子,再生呗!

1a6508e068834f0f1b1934ab8ae2a95.jpg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叶鸥

      叶鸥

      147文章
      23.8622万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