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感恩节:我在去淮南战友的路上

2019-11-28 15:03:10

来源:原创   作者:责编李映华

阅读:1682

评论:0



编者按:作者华兆昌是宝应氾水中学“老三届”,个子不高,显得机灵精神,炯炯有神的眼睛扑闪着睿智和聪慧,给当年的师生留下很深的印象。1968年应征当兵,因为体检不合格,被刷;1970年,又面临政审岌岌可危被刷的尴尬,一个带兵的人,深入调查,后来力排众议。这就有了下面感人的故事。


      48年后,这个被带走的兵心中始终有一个情结,那就是寻找这个当年带他走进绿色军营的带兵人。前些时,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联系上了那个带兵的人杜凯旋,并请他到宝应进行了走访。48年后的重逢,他们会带给人们什么样的感动呢?

      请看宝应县公安局原副政委华兆昌撰写的纪实散文“带兵人与带的兵的故事”。


感恩节:我在去淮南战友的路上


                                                       宝应县公安局 华兆昌


      48年前,带兵人数次家访,力排众议,带走了家境贫寒,人小饥瘦的兵;

      48年间,失去联系,从未谋面,带的兵忘不了又时不惦记着那带兵的;

      48年后,微信群中,寻找带兵的,得以重逢——带兵的重返旧地,再访被带的兵。      

      

88db662a9f5c614a418afd56f3f1383.jpg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氾水公社兵源充足,青年当兵,梦寐以求。大多贫下中农子弟政治清白,体检政审双合格。但也有少许不是社会关系,就是文革问题,少不了“带与不带”的两难选择。


      1968年夏,征兵体检不合格,无缘当兵。1970年12月,又积极报名参军。肌瘦的我,身高1.58米,体重不足90斤。体检时,心情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量身高,踮起脚;称体重,多喝水,体检勉强过关。过了一关,还有第二关——政审。我是遗腹子,怀在娘胎四个月,国民党三青团员的父亲去世了。母亲无文化,无职业,且体弱多病。我母子相依为命,依靠1945年参加革命的舅舅按月给济,维持生活。


2294374_143427497194_2.jpg


       政审中,绕不过的坎——父亲政历问题。当兵心切的我缠住带兵人杜凯旋、公安特派员陈正宏、居委会主任刘成栋,四处游说:我在娘胎四个月,从未见过父亲,有什么影响?我是老革命的舅舅抚养,论影响,舅舅影响大。政审时,杜凯旋多次家访,见家境一贫如洗,母亲忠厚善良,本人热情大方,能说会道,政审认为,其父政历问题是一般问题,情况清楚,不影响下一代,此兵可带。


cc37b8b60631667b0c775f79c1c347b.jpg


       那年12月22日,收到入伍通知书,配发了军装。次日,即踏上从军之路。喜悦心情,难以言表。然而,风云突变,晚间9时许,公社来人吞吞吐吐:县上反映,有人举报,五个新兵需要重审,其中有我。


       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浑身冰凉——面临收回大红纸的入伍通知书,脱下那新换的还未捂热的军装。乔氏兄弟、阮氏弟兄和我一样,遭遇着尴尬。当事人哭成一团,两家人到处求情,但政审不是小问题,要严谨查证,时间不允许。他们遗憾地卸了装。


b48e48b74cc238b92e9e85cbf52d2bb.jpg


       我的问题,还是老问题,是摆在桌面上的问题——独子,母亲表示同意,本人坚决要求,可以带;父亲问题,是一般政历问题,无新的疑点,为什么不可带?在好心人的力挺下,地方坚持送,部队坚决带——化险为夷,如愿以偿。已是12月23日凌晨1时,居委会主任刘成栋敲门送来了平安。初冬的寒冷,瑟瑟发抖的我熬过了难眠之夜,铭记着难忘之日。那天上午,在夹道欢送下,排着队,雄赳赳,气昂昂,行进在氾水街上……


       短暂且热恋的新兵集训结束了,与杜凯旋分别之时,他为我拍下照片,二人作为纪念。此别,48年。


45fc9a6a8e49e3b52df12efa9b4dc70.jpg

             ( 1971年1月22日摄于合肥省军区教导大队)


       浓浓战友情,杜凯旋是我从军的第一位最受敬重感情最深的战友。没有他的坚持,就没有我后来人生的精彩片断。忘不了,总惦记着;惦记着,总放不下。寻找带兵人杜凯旋,成了我的心结。曾想,通过中央电视台《等着你》栏目,尝试一下。

       微信群的建立,头脑顿时显灵,短信发在十二军战友群、一零六团四连战友群。通过陈其祥战友回忆,告知杜凯旋是淮南人,父亲是淮南军分区司令。杜曾在106团8连,后调100团。此讯息,四连骆仁根连长获悉,在他热心关心下,有了回音——杜凯旋手机号码。


a789742f540ddcfb7b08a975ea35522.jpg

        (右一是作者华兆昌,左边杜凯旋)

       得知信息的10月8日,我俩一天通了五次电话,互发各自保存的当年照片,期盼见面,成了共同心声。在陈其祥的陪同下,杜凯旋踏上了既熟悉又陌生的这块热土——宝应氾水镇,战友热烈拥抱,热泪夺眶——你的坚持,成就了我的人生梦想,升华了我的感恩之情!


88db662a9f5c614a418afd56f3f1383.jpg

(2019年11月28日下午摄于安徽淮南市)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叶鸥

      叶鸥

      155文章
      25.6773万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