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菩提树

2019-12-24 14:48:37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087

评论:0



       家里的旧屋太古老了,十多年前我就有翻盖的想法,母亲不让,说糊口度日的那点工资,靠借债盖房屋,住着不受用。


       是的,调上城工作,爱人和小孩都上城上学居住,如果贷款买房,靠我一个人工资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现在退休了,当初上城买房的贷款也还清了,无债一身轻,归去来兮!我想给疲惫的身子放个假,给心灵回归自然沐浴一下。回家陪老娘住一段时间,绝不能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d43ae82462505a9aa6fe76bac97ca62e_t014d6c5fc09f2f4250.jpg


       曾经接母亲上城几次,可每次都来去匆匆,母亲不习惯城上人关门上锁,她说整天窝在家里,会憋出病来。


       老家的房屋虽然母亲住的东房还遮风挡雨严实,其余几间都已经像饱经沧桑的老人,洞开的漏处,腐朽的梁用树棍撑着,让人想到豁牙缺齿拄拐杖的老人,我决定买些砖瓦翻盖,母亲没有反对。


       母亲在乡下的人缘太好了。拆屋、基建的那些日子,左邻右舍都来帮忙,安排有条不紊。这些不要给钱供饭的小工做事尽心尽责,一点不马虎。有一天深夜,我在工棚睡觉。月朗星稀,夜色茫茫,我听见有唦唦唦的声音,起身一看,见一个老大妈在我家的沙堆旁筛砂子。


       母亲忙走过去说:“张奶奶,你家建峰被车撞了躺在医院,一家人忙里忙外够辛苦的了!砂子我们明天安排了人,你回家歇着吧!”张奶奶说:“我家造屋,你忙里忙外几天,你家翻建,无论如何让我干一会!”母亲知道说什么也没有,就站着和她说话。第二天,筛好的砂子圆溜溜的一大堆。


       竣工那天,我们准备宴请左邻右舍。前一天晚上,张奶奶系着围裙,忙了大半夜。第二天的酒桌上,母亲发现张奶奶不在,找到她家,见她在喂儿子。说什么也不肯来,拖急了,张奶奶说:“吃喝、钱钞,比得上你我姊妹感情!”


c200a6e38b7432562b0c388a93fc4f5e_t01cb4f751930ceb6c8.jpg


       她送母亲到院子里,有一棵刚栽下的树,张奶奶说:“差点忘了,昨天托人在苗圃买了两棵菩提树,你也在院子里栽一棵!人家说,这是积善好德的树。”


       那天晚上,庄上人高兴,喝了不少酒,母亲那天破天荒喝了几口,她举着大家送来的份子礼的钱对大家说:“本来是准备明天退给每家的,现在不打算退了,给张奶奶的儿子治病,算是大家的一份心意!”众邻居鼓掌。


       第二天,母亲和我虔诚地在院子的东南角栽下菩提树。


dcde310b1b99d3b9d3c9fc837dd65b9c_t0138b64bb5eeacca21.jpg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