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朱国良:口碑胜金杯 英名留人间

2020-05-22 16:11:06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2309

评论:2




听说有天人感应,以前似信非信。昨天下午鬼使神差从书架上抽出朱文的小说集《傍晚光线下的一百二十个人物》阅读。编者注:朱国良大儿子朱文,中国著名作家、剧作家、导演,多次获国际大奖,作品获选大学文科教材。见文后附录《一个真实的朱文》今天早晨收到朱晔姐弟三人署名的讣告,说他们敬爱的父亲于519日早晨去世,丧事已经办完。我不敢相信,愣站着好半天缓不过神。


1fe3cfbe42e4cb76b406bd3507d5c32.jpg

9cd88b95d8cd93dfce84ffd4f182175.jpg

ff827aaf5357d0ce7fc5c3848c70be4.jpg



7e9e560ec59f00da44d54eced5f15c5.jpg


朱晔在电话中说:父亲走得很安详,脸上带着微笑。老爸喜欢早晨红枣茶,看着他喝完后我回到自己房间,再度来到他的床前,已经溘然长逝了。这次离世就像出远门一样,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痛苦折磨。


朱晔还告诉我:作为父亲唯一小棉袄的女儿,活着时曾经讨论过身后事,他再三强调,丧事从简,不惊动单位和亲朋好友,包括学生。


19ea7d2b1e96d3a4225514a630059fe.jpg


往事如烟,许多尘封的往事像电影的碎片纷至沓来。


心系泉州故土,情怀第二故乡5年前朱国良曾经回宝应小住。那一年我们几个学生为他做80岁生日。去年我到南京,约几个南京的同学去他家看望,闲谈时朱老师说,我的老家在海边,祖辈捕鱼为生,至于我的出生年月,大人没说,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估计现在有八十七、八吧!大家听后只是在肚子里感到好笑。那个年代啊,怎么去理解都行!


3d32ad35f835f67700ef07c04d116c7.jpg


我们做学生的知道,祖籍福建泉州的朱国良大学毕业后就来到偏僻贫穷的苏北宝应氾水中学任教,站讲台二十多年,从政二十年,一生在宝应度过。退休后和小儿子朱泉在南京生活,但每年都到宝应小住一段时间。由于叶老师晕车不能随行,朱老师一个人过来,生活起居没有规律,往往带着小恙离开。

2年前,他实在想念宝应,一次和小儿子发脾气:你们不让我回宝应,我自己一个人打票去!朱泉没有办法,开车把他送到扬州姐姐朱晔的住处。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硕果累累的季节。朱晔告诉我这个消息后,67届的部分学生来到朱晔家。离校半个世纪的师生相聚,说不尽人世沧桑。大家在院子一棵结满橙子的树下留了影。


305e1e7c42ee2c4bdb35408237fc5e0.jpg



朱老师悄悄和我说,一直有个夙愿,离世前想回一趟福建泉州的老家。我答应说,你定好日期告诉我。回到宝应后,我和热心人殷广才谈好,我们两人中的一个,要帮助老师完成这个夙愿。如今斯人已去,愿望未能达成,痛心哉!惭愧哉!


躬身探索教书育人 紧跟时代步伐前行。朱老师是氾水高中67届班主任,学校团委书记。高一下学期的5月,农村四夏大忙,他带领我们全班同学到一个生产队劳动。挑把、脱粒、在水田里拖草粪、栽秧,什么活都干。一个星期,大家脸晒黑了,臂膀脱了一层皮。但留下的记忆是永远的。一次大运河西的柴滩失火,他组织同学去救火,他冲锋在前,我们学生经受了锻炼。这样的人生淬火,我们认为是值得的!


3f6aaed65a0f4f61884777ab675ae69.jpg


后来搞文化大革命,他这个团委书记在造反派的“当权派就是走资派,就要被斗争被夺权”声浪中被打倒靠边。然而最可悲的是他保管的《中国解放军报》少了一份81日的。一份平日的解放军报据说可以换一辆自行车,更何况是八一建军节有重要内容的。他的家被愤怒的造反派用板车撞开宿舍大门,“打倒叛徒内奸”的口号一浪高过一浪,为此,胆小的叶老师差点走上不归路。(见我的小说《叩问》)


     文革结束后,朱老师做了校长,他锐意改革的作风没有改变,理直气壮抓教学质量的态度更加坚定。再以后被调到宝应县委副书记的岗位,直至在政协主席的位置上退休。


2700e481f982f5c95b5f6cc98929a15.jpg


热心公益事 助力办学行。1952年艰难起步的氾水中学创始人邰道传100诞辰,朱老师知道后积极支持。纪念仪式在小礼堂举行,身为政协主席的朱国良亲自到场并讲话。第一届活着的30多个学生,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分布在全国各地,那天到现场的竟然有28个,可见师生情深义重。大会征集纪念文稿,一个学生在病榻上完成,几天后与世长辞。作为主持人的我那天情绪难以把控,场面真的非常让人感动。


我们班级毕业30年聚会,在朱老师的建议下,全班同学捐赠母校一台电脑。那是1997年,电脑稀缺,还没有普及。我们回到母校,坐在当年的教室里,咀嚼回味学生时代的美好时光。大家唱着自己谱词作曲的《三十年再聚首》,到校办厂参观,在银杏树下拍集体照。


a42ed979b62429e971c8045f22f120e.jpg


去年氾水镇镇志办的同志和我联系,要朱老师的简介,我和他谈及此事,他摇头很冷淡;但当我和朱老师谈到2022年氾中70年校庆的事,他立即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听到我说氾中52届学生愿意出资为邰道传铸造铜像的事,他啧啧称赞不已;听到范承祚大使也支持,他更是喜不自禁。


9856dbbc448451994e0d07797e2c630.jpg


退休后读书联句自娱自乐,也悟得书成蕉叶文犹绿,吟到梅花句亦香的妙处。疫情期间,师生连最后一面都未能见着,总以为是一大憾事。悲泣顿首写以下几句:

恩师驾鹤已西去,

此处空余湖滨楼。

音容笑貌今犹在,

莫愁湖边说莫愁。


(湖滨楼是江宁胜太路朱老师住的湖滨公寓)


附录


   一个真实的朱文


我与朱文是有缘的。七点钟晨练结束以后,推开他家虚掩的门,朱文夫妇已经为八十高龄的老爸准备好早餐。洒扫庭院,屋内整理的一大套家务事也已经忙完。

虽然,我们过去只是通过两次电话,但见面后就像契阔重逢的旧友,坐下后就没完没了聊起来。

他首先告诉我:“老爸一直想回福建泉州老家看看,可等我给他安排好行程以后,老爸又说回宝应。言谈中好像对宝应的眷念胜过福建。这不,他前天乘宝应县政协的车刚回到宝应,第二天我们夫妇就驱车950公里从北京赶来了。他那么大岁数,屋子好长时间没有人住,不好好打扫拾掇一下,是不能立即住人的。我们夫妇已经搞了一天,才基本告一段落。”

我仔细端详朱文,高挑的个子,稀疏的短发,清癯的面孔透出成熟男性的沉稳和睿智。我笑着说:“还记得你几岁时候小面孔的模样。特别是笑起来的五官。”


f25e389ef8d8621abf35b75b4781df12_164058.29218682_290X440X4.jpg


他听后很高兴:“今年四十八岁,在南京和北京各住十五年,还是住宝应的时间多。我对宝应这一方热土,特别是水古镇,印象特别深。运河堆畔的六角亭,水中学护校河边的香园荆棘灌木,东南一角的小花园。放学后,我就在西边大***场踢足球,打篮球。”

我说:“我们那时的学生宿舍,就在你们家后面一排。”

“对!师生宿舍的路西边,有一个小篮球场,我爸经常放学后打球。”

“你爸个子不高,但奔跑穿插,机敏灵活,对方球员对他防不胜防。”

我开玩笑说:“如此说来,咱们都是水中学的毕业生,还是校友哇!”

他说:“我虽然没有你农村生活的经历,但由于中靠近农村,对农村我还是有感情的。因此,对你的长篇小说《叩问》里所描述的事情和见闻,每个字我都读得很亲切,很认真。我问过爸妈,你书中写我们家被造反派撞开门批斗挨整的事,他们以前一直没有提过。还真有那么令人锥心泣血的一段辛酸往事。”

“我们那个时候都是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听风就是雨,那张报纸不及时找到,真有可能会惹出更大麻烦。”我追悔叹息。

“怪不得爸妈要我们弟兄报考理工科,认为从政、搞文学容易惹麻烦,不小心就可能被卷进政治漩涡,原来是有这么一段被打压的心酸历史。”朱文点头沉吟。

我问:“你是理工科的学生,一旦开始写作,就一炮打响,真不简单!几年就出了两部长篇,三部短篇小说集和一本诗集。可后来又为什么搁笔不写呢?”

他思考了一下,带有一点写小说的调侃:“年轻时,总想把要说的东西写出来,这是青春的骚动,也叫荷尔蒙的作用。可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声音的响起,又觉得有沉寂思考的必要。”

“你的小说,写的是微不足道年轻人的躁动和不安,老年人的压抑与扭曲,妇女的挣扎与沉浮。你叙写那些琐事,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但在你的笔下,又让人陌生、荒诞。正如有人评价,‘无聊之处见真知’。”

“一个严肃自律的作家,应该写与你有血肉联系的故事。你的《叩问》不也这样吗?”朱文微笑着反问。

我连忙摇手:“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作者,是以涂鸦自娱自乐而已。”

“我喜欢写带有时间痕迹的东西。《叩问》叙述的就是你文化大革命中的一段经历。写身边熟悉的人和事,回到源头,自我沟通,再现当初的感动。你我的写作理念,在这一点上是相同相通的。”

“你停笔不写小说去‘触电’,写了七八部电影文学剧本。《云的南方》电影,能请李雪健扮演徐大勤,这样的大腕影星不好请吧?”

朱文摇头:“我们考虑的是这个角色由谁扮演合适的问题,大腕小腕不考虑,李雪健那个时候刚病愈。”

“你的几部电影剧本,《云的南方》和《海鲜》获得好几个国际大奖,奠定了你艺术片的地位。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你不追风,不随俗,以清醒冷峻的目光看世界,难怪有人说你是‘异类’。”我开玩笑说。

朱文没有在意:“有人问我:‘你的小说名字《我爱美元》、《人民到底需要不需要桑拿》,特别是被选进大学教材的《把穷人统统打昏》,都是与政治风向不相一致,胆真够大的。’我反问:如果一致,何为‘断裂’?没有叛逆,哪有鲁迅?哪有刀笔犀利批判国民孽根性的文字?没有叛逆,哪能够有文化艺术的百花齐放的到来?”

“你是很幸运的。大学教材里选进的六个当代作家,王蒙,汪曾祺,张承志,史铁生,阎连科和你,可能是你的文章风格‘异样’。”我开玩笑说。

“这些我没有考虑过。萝卜青菜,各人喜爱。选与不选,这是他们的事!”

“听你爸说,你一天用餐两顿,而且是素食;这么大的个头,人体需求的营养不够吧!”我问及他的生活。

“说到医学、营养学和保健保养方面,我是注意的。人之发肤,受之于父母,我是珍惜和爱护的。”

“作为你的大朋友不客气以为,这样的膳食习惯,不科学!”我严肃说。

“不能够这样看问题。我每天打坐静养,我认为,人的保健保养的最好方法是养心。心静则念清;制欲方能养神护体。这时,你能想天地万物,浩瀚苍穹,思接万载。寺院的大雄宝殿是世界上最庄严神圣的地方,释迦牟尼佛看透芸芸众生的人世万象,为人指点迷津,普度众生。”

“你的作为看来信奉佛教。世界上信佛教和基督教为多。去年在泰国和马来西亚旅游,这些国家信奉小成教,据说是佛教的分支。”

“随便把一种理念归为那一教派的思维方法不对头!这是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方针的误解。当然,这不是个别现象,几十年来真正理解和践行‘双百’的又有几多人?”

“这句话犀利,入木三分!画框框分类站队,政治第一,人们已经习惯这种思维模式。”我颔首赞同。

“中国先秦文化的先河开局很好,千条江河汹涌澎湃。然而,好景不长。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再到历朝历代的‘文字狱’,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文化的粗野践踏和强暴。文化长河人为设置的阻遏堵塞,数不胜数。”

我转换一个话题:“你的小说几乎都写到‘性’,有人因此说你的作品是‘流氓文学,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们对孔圣人的‘食色,性也!’不陌生。那么作为文学作品,写人的两大需求又何错之有?有人是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迎合部分低级趣味人的阅读需求,写那些有关性的无聊作品充斥市场。我写这些人物的性,是从他们身上折射社会的真善美和假恶丑的众生像。目的不同,岂可混为一谈!我的作品中有一女子段丽,是艺术圈的年轻单纯女性,被无耻画家骗走了爱情和金钱,最后沉沦了,我是以同情的笔触和着泪写的。

“读冯梦龙作品中《杜十娘怒沉百宝箱》,难道会嘲笑杜十娘曾经卖笑吗?难道会考虑杜十娘的钱是否干净吗?我认为大家只会赞叹杜十娘的刚烈,对追求纯洁爱情的执着,唾弃李甲的猥琐。这样一个心灵美好的女子追求个人幸福何错之有?她的悲剧,是那个时代和封建思想文化造成的。”朱文动情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你这样说,使我想起鲁迅笔下的小人物孔乙己、祥林嫂和阿Q,作者在这些人物身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同情他们悲惨命运的同时,也批判存在在他们身上的孽根性。暴露丑恶的目的,就是揭露和抨击几千年封建思想封建文化对他们的毒害。”我接着朱文的话题说。

朱文望着窗外的一株腊梅,沉吟一会说:“一个作家,总要寻找一个切入口去洞察世界,解剖社会。我选择的‘性’,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肆意炒作歪曲,其面目可憎,其行为浅薄可笑!然而,这也验证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古训。”

我有所悟,解释说:“有一部分人除外,他们的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有限。跳不出世俗圈子而产生误解,这部分人情有可原。你的小说《我爱美元》,为什么对你爸产生的不良影响,就是如此。”

“是的,我停笔十多年,一度沉寂思考,我的作品为什么会产生一些负面的东西。你的解释让我更明白原因,我好像有点太‘前卫’。”他释然笑了。

最后,我问他在宝应住几天,他笑着说:“心里没有底。本来爸妈在南京,互相有个照应,再说,我有个弟弟朱泉在他们身边。现在他老人家一个人在这边,做儿子的,特别是我这个长子,怎么能够放心得下?百事孝为先!写作可以有‘异类’,孝敬老人,不能够有半点含糊。”

从他家出来,头脑中原来传闻的朱文,与我所见的现实朱文,仿佛相差十万八千里。眼前这个朱文,是生活中真真实实严肃自律的朱文!


c9316ff2f1d2dff0915d42d3bec88b4.jpg 

 作者简介:笔名叶鸥,老三届。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宝应安宜高中语文老师。上世纪九十年代,主编《高中作文教程》《高考作文的题型与导练》高中作文教学和高考指导用书。退休后,出版长篇小说《不堪回首的岁月》、《叩问》、《曙光》和中篇小说《震惊中外的枪声》。

联系电话13390628690;邮箱bylyh@qq.com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自然人

    0.88

  • 大好河山

    0.88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2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