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记皖南事变中的江渭清

2020-06-24 10:07:18

来源:原创   作者:责编李映华

阅读:2922

评论:1


编者按:6月16日是新四军在宝应地区的创始人之一、建国后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同志逝世20周年的日子,特转发他的儿子江旅安回忆文章以志纪念。阅读红色文化,缅怀革命先辈,作为党的生日的最好纪念。



九死一生 突出重围

—记皖南事变中的江渭清

江旅安

1941年1月6日,国民党顽固派趁新四军及所属部队9000余人奉命北撤之机,以七个师八万余人的优势兵力,在皖南泾县茂林地区袭击新四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这是从1940年10月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以来,发展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0876cd419441eccd09cf3cee8835f36e_Img413974638.jpg

 

1941年1月4日上午,新四军军部下达北移行动命令,整个皖南部队编为三个纵队,其中新一支队包括老一团、新一团和一个特务营,共3000人编为第一纵队,纵队领导都是新一支队的领导,即傅秋涛为司令员兼政委,江渭清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赵希仲为参谋长。1月4日下午4时,一纵队按军部命令从泾县向宣城、宁国方向进发,其目的是为了牵制国民党第五十二师。当先头部队刚行至泾县县城附近时,傅秋涛、江渭清突然接到军部电话,决定派参谋处长赵凌波任第一纵队副司令。


9856dbbc448451994e0d07797e2c630.jpg


大家都很不理解,大敌当前、临战之时,怎么临时变动参谋处长呢?既然是军部委派,只得表示接受。赵凌波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部队改变向东行进的路线,而向相反的茂林方向行进,并说这是军部的决定。部队改为向西方走,顶着凛冽寒风,冒着蒙蒙细雨,踏着泥泞道路,摸黑走了一夜,5日才走到青弋江边。因几日阴雨,河水猛涨,浮桥被大水冲垮,指战员只得涉水而过,水深齐腰,冰冷刺骨。军部预定各纵队5日拂晓到达指定位置,结果直至下午3时才到齐。大家极度疲劳,还要烘烤衣服。军部决定部队在茂林地区停留一天。一纵队就在茂林附近的大康王休息待命。


a229f05e2fa5125152565cde47fe7a4f_177420.jpg

 

1月6日下午,军部在茂林南面的潘村潘家祠堂召开各纵队首长会议,研究下一步行进方向。一纵队傅秋涛、江渭清参加了会议,没有通知赵凌波到会。在极为严峻的形势下,会议决定:三个纵队分三路会攻星潭,然后向东行进。一纵队的任务是:7日拂晓攻占裘岭,再会同二纵、三纵攻占星潭。


ca55233745d88586fc6d8f93f6a7b74d_t0191f4d723ad9379a6.jpg

 

会后,傅秋涛、江渭清立即赶回部队紧急部署,决定以老一团三营为前卫,当晚就攻占了裘岭;7日清晨,老一团一营、二营占领了榜山;新一团攻占了太头山。一纵队队部设在北侧的梓坑。傍晚,老一团攻占了与星潭一水之隔的举山,原地待命攻打星潭。正当傅秋涛、江渭清焦急地等候二纵、三纵到来会攻星潭的紧急关头,军部突然改变6日潘村会议的决定,命令各纵队往回撤,改走太平、转道黄山,再待机东进。一纵队只好服从命令往回冲,冲了一段路,仍未同军部和第二、三纵队联系上,却陷入了敌人包围之中。


9428570c1d0c89145111948caab349eb_t015ed48cd4e37b40dd.jpg

 

在这万分紧急之时,一纵队负责人紧急开会研究对策。会上,江渭清主张立即停止回撤,向东打,趁敌人立足未稳,尚存的2000多人勇猛拼杀,定能突出重围,冲到苏南边境就有办法。纵队的正、副参谋长、作战处长、新一团的两位团长都赞同江渭清的意见,但赵凌波坚决反对,他装腔作势地说:秋涛司令,要顾全大局,军队和二纵、三纵都未冲出重围,我们应当回去救援,切不可单独行动,否则要犯大错误。傅秋涛踌躇了一会,碍于赵凌波刚从军部调来任副司令员,说话分量又如此之重,也就采纳了他的意见,决定部队继续往回打。


a7b5d26075527a14ee3fda42e3b3c2c7_20180306111509194.jpg

 

8日清晨之前,又有大批敌军围来,把一纵包围在榔桥河地区。一纵与敌军激战了一整天,直到8日晚,赵凌波见延缓一纵行动,把部队渗入敌军重围之中的奸计已实现,当夜趁着滂沱大雨逃脱投敌。到9日凌晨3时,大家发现赵凌波叛逃,傅秋涛猛悟中了奸计。傅秋涛、江渭清继续指挥部队与敌激战,并决定调整部署伺机突围。江渭清提出:9日下午3时突围,自己亲自率领一个连,带头突围,纵队部和老一团立即跟进,新一团掩护,待纵队部和老一团突围后,新一团即跟进突围。傅秋涛同意江渭清的部署,并提出白天突围伤亡太大,还是晚上突围。


7f3ff74aae1a2a2e6464d777410fd533_5b97218f65c72.jpg


到了晚上,又是大雨,江渭清带领一个连,与敌殊死战斗,杀出一条血路,突出重围,纵队部和老一团紧跟着突围。新一团在团长张铚秀、政委丁麟章的指挥下,英勇奋战,拼死掩护,使得江渭清带领的一个连战士首先冲过榔桥附近的公路,上了山。紧跟着冲出来的有纵队副参谋长吴詠湘、老一团团长熊应堂和政委肖惠锡等干部战士。傅秋涛于10日凌晨率部分队伍冲过榔桥,在黄田附近与江渭清会合。两批突围出来的队伍只剩下几百人了。新一团和老一团部分指挥员未能按原部署突围出来,只有张铚秀带领100多人从西北方向突围渡过长江到达无为,大部分干部、战士牺牲了,一部分被俘或失散了。


077cd479f036c53d2a851d671bea832e_529d7d290a354df3a372e4bfd8894a22.jpeg

 

突围出来的几百人,后来辗转到了泾县、宁国、旌德的山区,仍遭到国民党军队一次又一次地“清剿”。江渭清同傅秋涛商量,长久困在皖南山区不是办法,要尽快转入苏南敌后才有生路。傅秋涛同意江渭清的意见,并提出:几百人在一起行动,目标太大,还是分为三摊,几百人中大部分是战士,作为一摊,这一摊由一名营长带领。江渭清提出要带战士这一摊,傅秋涛说,军分会有精神,要尽量保存骨干,他要江渭清带干部,这一摊连同机要员等有50多人;他带领10多名干部,又是一摊。


fe906b791e13d2fba577c03bb89bc7d2_t01837d20f247c565cc.jpg


傅、江决定战士一摊先出发,干部这两摊遇有情况就分散打游击,敌人撤走再合拢,尽可能保持联系。可是,三摊分头出发后,遭到国民党军队4个团的“清剿”,把大家冲散了。江渭清率领的50多人,冲破敌人的围剿,突围到了天目山,沿天目山麓向北进行,然后再向东进发,但不断遭受敌人追杀,在地下党和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一次一次地脱离险境,转战跋涉一个多月,终于在苏南扶风桥找到了新四军十六旅,但此时剩下了30多人。


12bff4f60a943221c3b1f3add569aaf1_00114307d4ca0f6d249235.jpg

 

   江渭清得知傅秋涛已在半月前与十六旅会合,便决定立即去旅部与他会面,然后一起去澄(江阴)锡(无锡)虞(常熟)交界处顾山附近的一个村庄见到了谭震林。这个时间是1941年3月5日。


cb7c64afb9dd4c97baa5bb7f93d03e95_78b35d5af9c04398acb3755b2070f8f2.jpg

 

 (作者 江旅安,江渭清之子,北京新四军研究会6师分会。)      

            写于2018-07-13

      (原党史办张爱东提供资料)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1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