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我的抗美援朝经历

2020-11-01 08:23:10

来源:原创   作者:责编李映华

阅读:1932

评论:1

    

        我的抗美援朝经历

               —朱昌霞

      这些天我在加拿大看国内新闻,都在报道为纪念抗美援朝70 周年所举行的各种活动, 他们使我回想起了我当年参加抗美援朝的一些往事。我想现在我应该把我的一些经历写出来,让后人了解在朝鲜战场上有一批象我这样的年轻学生兵也曾经用生命保卫过祖国。

 

image.png


    那是1951年,正当我从宝应中学初中毕业准备考高中时,志愿军归国英模代表团到各地宣讲,激起了我们这些年轻学生的爱国热情,纷纷报名参军参战, 我因体检不太合格第一批没被批准,后因被批准的人中有思想不坚定的被淘汰了,我就被补上了。195181日我接到通知被正式批准入伍,当时我刚刚16周岁。我从家乡江苏省宝应县来到了东北沈阳,在东大营(原张作霖的讲武堂)参加了机要训练队。


7e9e560ec59f00da44d54eced5f15c5.jpg


那时的条件真是考验人,一方面是气候寒冷,冬天满手冻疮;二是居住条件差,住大通铺。每星期都要将被褥、衣服用开水烫,放到太阳下晒,杀死讨厌的臭虫跳蚤。吃的是很硬的高粱米饭和玉米面饼子,很不习惯,后来经过思想教育逐步稳定了下来。当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40年后,我又搬到这个大院里住进了干休所,当然环境和现在的居住条件是天壤之别。


836f43c4f764fa2dc271395e471d2a1.jpg


因为机要训练队是培养译电员的(属于部队中专学历),所以要求比较高,在200 多名学员中,经过将近一年的培训,最后只选了20多名入朝。因我为人比较老实听话,业务水平还可以,所以被选中入朝参战。


12e4f31715185e80fb89160ff6eb8aa.jpg


19527月我与这批入朝参战的人一起,高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坐着汽车从鸭绿江大桥进入了朝鲜,因当时坐火车目标太大,容易被轰炸。这是我第一次出国,这时我刚好17周岁。


438304e84a2256f051cb69f003da03d.jpg


我一入朝就被分配到志愿军第39军司令部机要科,任见习译电员,后又提升为译电员,从班长级升为付排级。39军是最早入朝参战的部队之一,也是王牌军之一,而且还是唯一一个从抗美援朝开始一直打到结束的军,而机要科又是首长的耳目。当时机要科分两个股,一股对上级,主要与志愿军总部及彭德怀老总联络,当时的股长是我后来的丈夫邱连合。我在二股,二股负责与下面各师联络,传达上级指令。


4c5563e11ef5de2679dc8b4ab7ba833.jpg


两个股各有七八个人,日夜轮流值班,负责大量的译电工作,工作量很大,要求也非常严格,不允许有任何差错,否则就会造成很大损失,有保密纪律,有些事一辈子都不能对别人说。为了能够尽快给首长上传下达指令,不能每个字都翻查密码本,所以我们必须记住上千常用字的密码,以便在译电时加快速度,因为怕密码被敌人破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更换新的密码本,我们就要重新记住上千常用字的密码。密码是用四个毫无联系的数字组成的,我老伴常说,用我们当时的那种精神记英文单词的话,那能记多少英文单词啊!


3f6aaed65a0f4f61884777ab675ae69.jpg


    我刚进入朝鲜境内时,是住在朝鲜老乡家的,他们住地炕,进屋要脱鞋。一开始我和那里的大爷大娘不熟,语言又不通,后来我学了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和他们逐渐相互了解了,他们就很热情了,老人家对我也真诚相待,他们总说我们是支援他们打美国鬼子的,所以有什么好吃的都送来,还帮助我们解决困难,逐渐混熟了就像一家人一样了。


9856dbbc448451994e0d07797e2c630.jpg


    过了几个月我们就换防了,深入朝鲜腹地靠近三八线一带,那里都是高山,我们住进了防空洞,在防空洞里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每天的饭菜都由通讯员帮助从伙房取来,因为我们科有两个股分住两个山洞,所以通讯员将饭送到山脚下,喊我们下去取。吃的还可以,比在沈阳集训队吃的好。


    冬天时我们得自己上山打柴,我以前从没爬过那么高的山,所以开始时爬的很慢,一步一步抓着树枝往上爬,向下拖树枝时也是小心翼翼, 后来时间长了胆子也大了,上山如走平地一样,下山拖着树枝一路小跑就到驻地了,靠着砍的这些树枝我们度过了寒冬。


87698f77699d429b40f820970942ede.jpg


    我们当时的驻地离上甘岭较近,我和几个人抽空一起去了趟上甘岭,因为那里曾经有过一次著名的战役。上甘岭那里有两座高山,中间夹一条深沟,下面是通道,敌人占了对面的山头,我们参观了我方半山腰的防空洞,能想象到当时战斗有多激烈。我那时第一次看到美国大鼻子,是被39军俘虏的,有的还满脸大胡子,显得很老,其实也不比我们大多少。



虽然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但我们同志间的关系象兄弟姐妹一样,有困难都互相帮助。记得有一次我手冻了,一个比我年长的男同志帮我捂手,还记得有时我们男女睡一个大通铺上,年龄最大的女同志睡中间,其他男女各睡一边,那个年代的人真单纯。因为我们做的是机要工作,私信要公开,所以我们互相对各家的情况都比较了解。



后来我们部队又调到后方休整,住进了朝鲜老百姓的平房,因为我在军部工作,经常见到军长吴信泉和其他首长,又因女兵比较少,搞机要工作的女兵就更少了,所以比较引人注目。我当时以为在首长身边,又在后方休整应该很安全了。我入朝时抗美援朝战争已经打了将近两年了,早已将美国佬打回到三八线以南了,但还是受敌机轰炸的威胁,我在朝鲜一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好几次大轰炸。有一次轰炸时,正好我们从屋内往山上跑躲避轰炸,我看到一个朝鲜妇女,背着一个小孩也往山上跑,当时那个小孩的脑袋已被弹片削去了一半,可那妇女还不知道,这一惨景我至今记忆尤深,这场战争给朝鲜老百姓带来了多么大的痛苦和不幸,我所看到的就是一个例证。


b6ced912c19369e2aae330d3d795ff9.jpg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53年新年后的一天,当时我们正在休整,军部附近有个篮球场,因为我们有个篮球将军吴信泉军长,所以常有篮球比赛。那天我和科里几个人去篮球场看球赛了,当时虽然在板门店我方已与美方谈判多时,但美帝还是不断派飞机来轰炸。这次美国佬为了报复前段时间志愿军在圣诞节期间对美军的打击,就在我们过新年时对我们进行了大轰炸。我和看球的几个机要科的人一起往山上跑,敌机往我们跑的山头上仍炸弹,和我一起跑的张云仙大姐的腰被一段大树干砸了,她以为被弹片打中了,吓得够呛,我赶紧跑过去帮她把树干搬开,她腰痛跑不了,我就拽着她接着往山上跑,因为山上有山坳可以藏身。



不幸的是和我们一起往山上跑的另一位战友刘锦峰,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被一个大弹片击中了颈部,牺牲了。 他为人很诚实,和大家相处都很好,他的牺牲大家都很悲痛,也很惋惜,我们在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特别是他与我丈夫组成两人小组,工作吃住都在一起,象亲兄弟一样,失去这样战友的痛苦伴随着我和我老伴一生。他守寡的母亲养大了他和他哥哥,不幸的是他们哥俩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了。他的母亲得有多坚强才能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呀。



我在家中是最小的,我小时在家一到下雨打雷就害怕,当时在父母身边有父母保护。我父亲不太爱说话,我母亲后来告诉我,我入朝后她日日担心我的安危,特别是一到下雨打雷时她就站在窗前流泪,说昌霞害怕打雷呀。可她哪里知道炸弹可比打雷可怕多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是战争幸存者,停战后,我于19536月随39军回国。当时国家的政策照顾我们这些从朝鲜战场上回国的学生兵,让我进了沈阳化工学校就读。


11467900_201056825000_2.jpg


我第二次出国是2012年到加拿大,看到了从世界各地来的长相不同的人,他们都很有礼貌,对我们也友善,可当初为什么要跟着美国人打我们?作为幸存者,这场战争在我心灵中留下的创伤是永远无法愈合的,而战争带给双方战死者和其家人以及伤残者和其家人的痛苦,更是无法愈合的。我希望不要再有战争了!


438304e84a2256f051cb69f003da03d.jpg


但在我孩子小的时候我又不得不教育她们,别人不欺负你,你不能去欺负别人,但别人要欺负你,你一定不能让他。这就是后来毛主席所说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理解这就应该是抗美援朝的意义所在吧。希望世界和平!


1a685f5bb8c219897a777f75ebf4f00.jpg

(作者的近照)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1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