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微报告文学︱把最好的才艺,留给梦想

2019-03-20 10:10:17

来源:原创   作者:作家文刊

阅读:488

评论:0

微信图片_20190320100210.jpg

微报告文学︱把最好的才艺,留给梦想

作者:可人学人

 

引 子

有人说,大千世界,人海茫茫,与一个人相识,抑或与他人相处是要有一定的缘分的。对此,我持赞同的态度。我曾多次受到新郎、新娘的邀请担任婚礼的证婚人、主婚人,总量有20多次。每次为他人做证婚或主婚时,都会阐明我的一个观点,就是“百年修复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百年修复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句话的关键词就是两个字:“缘分”。因为缘分,两位新人相识、相爱;因为缘分,两位新人经历了甜蜜而十分浪漫的恋爱季节,携手走进了婚礼的殿堂。同理,因为缘分,我们有幸成为了同事,因为缘分,我们有幸又成为了朋友。

翟启元成为微友、成为朋友,我以为也是因为缘分使然。一次微信朋友线下聚会,闲谈交流中,有微友向我介绍了翟启元。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还向我们展示了艺术才华,向我们现场表演了扬州评话《赞好》,以及清唱《酒干淌卖无》《笑脸》等歌曲。

中等的个子,清瘦的脸庞,眼镜后面透出智慧和聪明。之后,我与他便成为了经常倾吐、交流的好友,且每次都是他主动联系我,向我说说心里话,介绍他在商海中打拼的经历,交流他对文艺的爱好。

 

第一章  梦想,在儿时便生根开花

翟启元交往多了,对他的人生经历有了了解,特别是对他的为人、为事、为艺更是佩服有加。翟启元是宝应县柳堡镇人,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其父亲曾办过一个企业,也曾辉煌过,成为乡邻十分敬佩的一位实干家。

说到柳堡,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出现过这样的现象,那时柳堡的乡办工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许多乡办企业,同时也出现了较多的供销员。供销员在外地联系业务时,总会介绍自己是来自电影《柳堡的故事》的发生地和拍摄地——柳堡。

有供销员介绍,只要说自己是来自电影《柳堡的故事》的发生地和拍摄地——柳堡时,就相当于向对方递交了一张大大的名片,感情似乎拉近了许多,业务谈判得也特别的顺利。我想,之所以出现如此现象,主要是柳堡是革命老区,加之电影《柳堡的故事》使柳堡在全国的影响度大增。

据我所知,从柳堡走出去的能人志士有很多,他们中或从政或经商,都有所成就,有所收获。应该说,翟启元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于是,我就与他打开话题,追寻他的从商、从艺经历。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每个人都会做各种各样的梦,有恶梦,也有甜美的梦……但梦醒时分,大多已是记忆模糊了。然而,有一个梦却至今令翟启元难以忘怀,历历在目。

在那个梦里,翟启元仿佛登上了镇影剧院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艺,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个梦,源于他小时在村里与小伙伴们“玩家家”、“打水仗”而起。有一个小伙伴对翟启元说:“你不要只会‘玩家家’、‘打水仗’,唱首歌儿给我们听吧。”

这个小伙伴话刚说完,翟启元便引吭高歌起来,唱了一首又一首,没有停下来的迹像。这时,另一个小伙伴不乐意了,对他说:“你唱得再多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有能耐到台上唱首歌给大家听听!”

打那以后,翟启元在学习之余,只要有空闲,总会拿着父亲为他买的小收音机,听里面传出来的“每周一歌”节目。参加工作后,翟启元常常会利用工作空隙,发挥自己的特长,为镇农具厂的工友们唱歌,如《驼铃》《酒干淌卖无》《知音》等等。

尽管经常唱歌、练嗓子,可只是台下唱唱而已,翟启元登台展示自己才艺的梦想始终未能如愿以偿。

 

第二章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

机会终于青睐上翟启元。

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他供职于扬州七四车队时,一次车队领导找到翟启元,要他准备一个节目参加车队“庆国庆文艺联欢晚会”。 翟启元为此精心准备了两首当时十分流行的歌曲。

就在距离国庆节演出前两个月时,车队领导根据翟启元所具备文艺特长情况,要他脱产到扬州曲艺团学习扬州评话,好在“庆国庆文艺联欢晚会”上创造一个新的特色,为晚会增加新的亮点。

扬州评话,是以扬州方言的传统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苏中、苏北南京镇江上海等地,以其描写细致入微、结构严谨、首尾呼应、头绪纷繁但井然不乱,讲求剧情细节丰富,人物形象、个性鲜明,且语言生动有趣而见长。

翟启元深知扬州评话这一传统艺术的珍贵,他平时也是十分喜欢收听、观看扬州评话,对扬州评话中的一些经典段子记忆犹新。像皮五辣子》《林海雪原》《小二黑结婚》等,都是他常看、常听的节目。

带着车队领导的重托,翟启元来到扬州曲艺团向扬州评话名家杨明坤学习。在当时,扬州七四车队在扬州有一定的知名度,杨明坤对来自扬州七四车队的翟启元自然不会怠慢,他手把手地教翟启元表演《赞好》《对对子》《济公传》等扬州评话段子。

杨明坤,艺名杨小春,是国家一级演员,扬州评话代表人物之一,全国评书评话十大名家,扬州市首批非物质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在扬州人称“书坛怪杰,广陵活宝”。代表作品书目主要有《清风闸》《济公传》《绿牡丹》等。
  
为了尽快学会掌握扬州评话艺术,翟启元每天都是起早带晚,白天听老师讲解,晚上则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第二天早上又来到室外练习嗓子,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真可谓是“名师出高徒”。车队“庆国庆文艺联欢晚会”那天,翟启元在车队的小舞台上表演了《赞好》《对对子》两个扬州评话段子,每表演完一个节目,都会受到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自此,翟启元在车队成为了名人,是队友们眼中的艺术家。

令翟启元欣慰的是,2006520日,扬州评话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从此,翟启元在经营好自己企业的同时,不忘将艺术带给人们的快乐,多次参与相关公益演出,如宝应县“小雨伞”公益组织“辞旧迎新联欢晚会”、“送文艺到企业”等活动,扬州评话《赞好》被越来越多的观众看好和欢迎。

 

第三章  低谷,积累了人生宝贵财富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世事无常,天灾或人祸,随时都可能发生,也随时会导致人们财产的损失,甚至于生命的伤亡。

生活对于翟启元也是“世事无常”。1989年,善于挑战自我、不甘于碌碌无为的翟启元毅然辞去镇农具厂办公室主任职务,只身来到宝应县城干起了为企业跑采购的工作。

1991年,江苏及有关地区发生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灾害。这一年,一场天上之水将翟启元父亲的企业外债账簿全部毁尽,给翟启元及其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家庭遭遇不测,更加坚定了翟启元自创业的决心。

在外跑采购的工作,让翟启元积累了较多的人脉资源。一次偶然的浙江之行,他结识了一位老总。这位老总十分地欣赏翟启元的人生经历和经营之道,经过在宝应调研之后,决定与翟启元共同在宝应投资相关项目。

2003年,双方看准了“热熔焊机”产品,决定投资建厂。选项目,征用地,进设备。

然而,就在一切顺风顺水之时,翟启元却进入了人生最低谷。自己在外地遭遇车祸,脸部整容;负责新项目的浙方一位技术人员也因意外而死亡,面临几十万元的人身赔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翟启元猝不及防,500多万元的投资眼看就要打水漂……当时,翟启元因此共欠下债务达300多万元。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经历过车祸后的翟启元,头脑依然清醒,唯有自救才能走出人生低谷。在身体刚恢复不久,他又开始了新的梦想,并付诸实施。

一个月之后,翟启元经过调研,成立了“扬州旭安科技有限公司”,专门生产PPR烘箱,第一年投产就攒回了全部投资成本,第三年又还清了全部外欠债务。目前,公司在翟启元精心地运作下,开始步入了良性循环。

 

第四章  歌唱,拓宽了艺术视野

物质生活得到了保障,翟启元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儿时的梦想。他依然和文艺界的朋友们多有联系,并经常参与文艺沙龙、歌厅K歌,为自己不断积累艺术细胞、提升艺术水平。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可以说,翟启元将流行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歌曲《酒干倘卖无》演唱得声情并茂、字正腔圆。

歌曲《酒干倘卖无》,影《搭错车》的主题曲,由罗大佑、候德健作词,侯德健作曲,台湾知名女歌手苏芮演唱,是一首励志的国语歌曲,于1984年荣获第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

2017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我被一位好友邀请进入了微信“清风明月群”。进群之前,我就听说这个群是一个以歌唱为主的歌友群。每周六或每周日的下午集中活动,实行AA制,每次唱歌费用大约在五至十元之间。

据专业人士介绍,唱歌对身体健康十分有益。在艺术价值之外,唱歌还具有很大的健康价值,不仅能让人心情愉快,而且还能增强身体的免疫能力,是保持身心健康的一剂“天然良药”。它能释放悲伤让人情绪变好,增强人体的免疫系统。

进入“清风明月群”后,我参加了多次歌唱活动,每次歌唱时,总会请翟启元演唱歌曲《酒干倘卖无》《笑脸》。看着他忘我的投入,动情的演唱,那真是莫大的精神享受。

从演唱效果来看,我认为,苏芮演唱的《酒干倘卖无》是属于“女版”,而翟启元演唱的《酒干倘卖无》则属于“男版”,又是另一种的视听效果,是另一种的味道。

 

第五章  圆梦,于世事磨难之后

2017年10月26日上午,我在“清风明月群”里看到群主发出的一则预告,内容大意是:“本群友友翟启元被选拔登上本期“荷乡大舞台”,请各位群友尽量抽空前去捧场,时间为后天下午三点十分,地点为金鹰大酒店8楼。”

“荷乡大舞台”,是宝应县广电总台旗下的“宝应人网站”主办的一个相当于宝应的“星光大道”,以让广大平民百姓展示才艺的栏目,实行网络直播,目前已办9期,收视率已达28万。它的口号是:“荷乡大舞台,有才你就来。”

翟启元将要登上“荷乡大舞台”展示他的才艺,这真是可喜可贺的大喜事。28日那天,当我来到宝应金鹰大酒店8楼的“荷乡大舞台”时,眼前的舞台设计和布置隆重而又大方,宽大的LED大屏上显示“荷乡大舞台”五个大字,更显出富丽堂皇、让人震撼,一如“刘老根大舞台”的现场舞美效果。

当演出进入到第五个节目时,随着主持人报幕“下一个节目是扬州评话《赞好》”,只见翟启元迈着骄健的步履来到舞台上,开始了他的表演。

老太爷,不敢。相公,请问老太爷尊姓,本姓赵,好!

赵钱孙李,天下第一大姓,好!

请问老太爷今年贵庚,今年六十有一,好!

年过花甲,精神又好,好!

请问你家老太太,我家老太太也是六十有一,好!

夫妻同根,再好不得,好!

……

扬州评话《赞好》节目,我曾听翟启元表演过多次,但今天的感觉却是不一样的,因为今天是翟启元第一次站在宝应的最大荷乡舞台上表演扬州评话节目,更是翟启元的圆梦时刻。

我为他计算了一下,扬州评话《赞好》整个节目共说出了29个“好”之多。舞台上的翟启元虽略有紧张,但表演从容,吐词清晰,效果甚好,得到现场评委的较高分数。在与主持人互动时,翟启元应对自然,再显他的实力,也为他加分不少。凭着较为扎实的表演才能,最终,翟启元夺得了全场比赛的第二名——亚军。

 

尾 声

记得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一个人做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做了一辈子,那才是十分幸福和快乐的事情。”儿时的一个梦想,成就了翟启元的艺术天赋,并且始终如一,不离不弃。这种对艺术执着追求的精神值得我们弘扬和传承。

当我再次采访翟启元,与他交流今后的打算时,他告诉我:“业余爱好文艺,是我不断执着追求的。今后仍要对艺术保持一个更高的兴趣,不停地去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

说得多好!两天前,我听说“荷乡大舞台”将邀请翟启元于近期参加年度决赛。我期待翟启元在年度决赛中有更好的作为,取得更好的成绩!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