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谈诗词的派系

2019-05-08 13:56:00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882

评论:0

三个人的晚饭吃得很快,除了正常的寒暄外,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一瓶酒干完后,黎天明草草扒了一碗饭,和朱厂长打了招呼,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夏萍拿出一页纸,上面清秀工整的笔迹抄写有一首诗歌,她说:“这是我以你们水乡的荷写的第一首现代诗歌,请大哥老师修改。”

0b9aac0b4339af35bcb29bf72a89000.jpg 

朱厂长也把头凑过来欣赏:

荷 乡 的 歌

中国荷乡,悠悠千年古运河旁。

瑶池莲子,尽撒金湖银荡。

田田莲叶,飘逸沁人馨香。

映日荷花,娉婷摇曳艳波之上。

白萍红蓼,沙鸥白鹭飞翔。

渔歌唱晚,彩霞吻别红脸夕阳。

 

中国荷乡,八宝亭笑迎四面八方。

何园亭台,似彩虹架设水上走廊。

渔舟莲舫,在蓝天碧海轻轻荡漾。

波光粼粼,尽染泽国旖旎风光。

如情似梦,难分天上人间。

荷乡生活,和谐安宁幸福万年长。

一天下午,黎天明去学校上班,途中遇到夏萍,她说:“昨天,王村花带来一只二斤多重的大鳖,我一个人吃不完,天热怕坏了,倒掉可惜。所以,再次请你伸出援助的手!最近读李清照的词,有些地方不懂,顺便请教老师给答疑解惑。”

黎天明迟疑:“我对诗词不感兴趣,有可能让你失望。”

“夫子的迂腐与不直爽,我最反对!谦虚要看对象,兄妹之间,也说酸话,也要推辞?”夏萍语言犀利,黎天明想了想,就爽快答应了。

到学校后,黎天明到校长室打了一个电话给陈海民,约他放学后,到印刷厂夏萍那里吃晚饭。

然而,答应来吃晚饭的陈海民,七点还没有到。

黎天明在厂外左顾右盼,八点还是没有来。与陈海民相处这么多年,他是个守时信约的君子,没有特殊情况,不会不按时来的。在那个年代,除了极少数人有“大哥大”外,一般人没有移动电话。黎天明想骑车去迎接,没有固定的地方,说不准他已经在来的路上。

4e8aebd1c660ad53a6ef21a8d9d0065.jpg

所以,应夏萍提出的要求,两个人就诗词有关问题,先面对面坐下,谈了起来。

夏萍说:“在夜大,老师讲李清照是婉约派的代表人物,我最近读她的词《声声慢·寻寻觅觅》,觉得风格迥异,你是不是认为我的说法,有点好笑?”

“一点不可笑!还被你说对了,这首词,应当属豪放风格的词。一个人的诗词风格,有的时候,会因为社会和家庭的变故,发生变化。例如苏轼,豪放派的代表,他的《江城子》,悼念亡妻词,就写的十分凄楚哀婉,属于婉约词。流派的归类,主要看他所有作品的风格,少数作品,也有例外。”

“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夏萍吟诵,“我最喜欢这首词的下阕,诵着想着,心已碎,泪欲流,仿佛进入诗词里的境界。”

“就说《声声慢·寻寻觅觅》,首先要了解作者的写作背景,适逢元军挥师南下,兵荒马乱,丈夫逝世,为了躲避兵燹,她孤身一人,到处流浪,饱受颠沛流离之苦。在这样的心境下,她一改往日清新可人浅斟低唱的风格,用豪放纵恣的笔触,抒写激荡悲怆之怀,行文不委婉,不隐约。”

“以前在学校读书,每新授一篇课文,老师都要交代写作背景,原来是有这样的原因呀!”夏萍仿佛醍醐灌顶似的说道。

“开篇‘寻寻觅觅’。一夜无眠的作者,起身后找什么呢?又找到什么呢?寻觅的结果是孑身一人的冷冷清清。相依为命的丈夫离去,只有惨痛、悲戚之情,一起涌上心头。所以这首词起句就很不寻常。连用七组叠词,让人阅读后,油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伤愁绪。这种伤感,萦绕在读者的脑际,久久不散,余味无穷。”

“经你老师一分析,还真让我有了一个新的意境。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现在读这七组词感觉不一样了。”夏萍停了一会,问道,“深秋季节,或冷或暖,过去有早晨喝酒的吗?”

黎天明笑着说:“你是看了‘怎敌他晓来风急’这一句问的。这句和下文的‘乍暖还寒’相合。古人有晨起于卯时饮酒的习俗,又称‘扶头卯酒’。面对万里层山,千里暮雪,突然听到哀怨的雁叫声划破天际传来,这叫声,再次划伤了作者未曾癒合的心。这是以前为我和丈夫传送书信的那只鸿雁吗?大雁你可知道,如今,我已经与丈夫阴阳相隔,人鬼殊途。现在苟活于世的我啊,满目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触景伤情皆凄凉的世界啊!”

“‘满地黄花堆积’,这一句,和全诗有点不协调。秋天多是菊花,菊花不像春天桃花、樱花、梨花落英缤纷,满地是凋零的花瓣。您,怎么理解这句?”

“好呀,把大哥叫成‘您’了!需要怎么客气吗?”

“今天和您请教诗词知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尊师重教,应该的!”夏萍笑着说。

“这首词,从寻觅无着,到借酒浇愁,风送雁声,再写庭院的菊花。‘满地黄花堆积,’是说菊花正盛开,不是残英满地。因为自己忧伤而看花憔悴瘦损。这和‘感时花溅泪’一样。正是因为心情不好,才有菊花满地开放,无意欣赏,更不愿意摘取观赏的想法。

“这首词的结束句,是自古以来,最值得惊叹称道的神来之笔。写国破家亡离别伤怀的的很多,如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温庭筠‘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别人有写愁如江如海宽广无边的,千斛万斛沉重的,作者在这里用神来之笔,化多为少,说自己的思绪纷茫复杂,‘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个‘愁’字,载得走我千头万绪许多哀愁吗?包括得尽吗?全诗横扫千军后突然收笔,戛然而止。而感情的宣泄也倾泻无遗,淋漓尽致。这种大度大气,这包举宇内别无枝蔓的大手笔,能够归为婉约派吗?”

黎天明最后总结:“诗,抒情言志之载体,所以,透过文字,我们会看到作者的心志性情。而要明乎心志,达其性情,又是以读者的学养、才情、胆识为底蕴为基础的。

“九点了,菜快凉了,诗词今天就谈到这里,吃完饭再说!”

1a6508e068834f0f1b1934ab8ae2a95.jpg

作者简介:叶鸥,老三届。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中文系。宝应安宜高中语文老师。上世纪九十年代,主编《高中作文教程》《高考作文的题型与导练》高中作文教学和高考指导用书。退休后,出版长篇小说《叩问》、《曙光》和中篇小说《震惊中外的枪声》。现为荷乡宝应一地方刊物主编。联系电话13390628690;邮箱bylyh@qq.com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