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杨絮知多少?纷纷扬扬何时了!

2019-05-26 08:53:24

来源:原创   作者:杨善慧

阅读:2312

评论:0

 

        杨絮知多少?纷纷扬扬何时了!


             杨善慧


       幸有这一场时稠时稀、不大不小的夏雨,稀释了漫天飘舞、无孔不入的飞絮 ,人们连日来为“絮”所恼的心绪,总算有了几许排解。

        人们不曾忘记,春夏交替至当下,纷纷扰扰的飞絮,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开了的门随手关,它还是飘飘忽忽的挤进来;你出行,任尔面罩、长衫齐包裹,它照样钻你鼻孔遮你眼;你若皮肤过敏,它愈发来劲,挠你搔你没商量。一时间,“口罩族”成了大街小巷流动的风景,“飞絮恼”成了乡里坊间交集的谈资。

微信图片_20190526130639.jpg

       “飞絮”,究为何物?从宝应林业部门负责人答记者问中 得知,当地漫天的飞絮,主要是杨絮。一般从每年的四月下旬,飘至六月上旬;时下的五月中下旬,正值杨絮纷纷扰扰的峰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包括本世纪前十年,当地栽植了大量杨树。之后,每到此时,相継成熟的杨树,为使种子得以传播繁衍,都会吐出源源不断的杨絮。

       杨絮扰民,自不待言。但杨树也有其所长,它活力强、生长快,是民间共认的“泼皮”一类树种;它还在增强碳汇、涵养生态、农田防护、河道固堤、木材加工等方面,有着不可或缺的功用。这也正是人们多年来,没有因其飞絮纷扰,而一朝将其砍光的原由。况且,杨树是里下河及其周边一带的主要树种,以宝应为例,楊树占到造林面积的60/100以上。有鉴于此,若是企求在一个早上,将全部杨树更新,那显然是不可行、不理性的想法。

微信图片_20190526130630.jpg

       然而,这是不是意味着“杨絮扰民”就无解了呢?否也!改善现有以杨树为主的树种结构,“速变论”不可取,同样“无为论”更要不得。一步走,达不到;分步走,总可以的。有专家给出处方,建议对既有杨树林,成熟一片,逐步采伐一片,用无絮或少絮、珍贵且经济的树种替而代之,如适合本地的广玉兰、榉树、栾树和薄壳山核桃等,似在可论证、可备选之列。再就是,杨树雌雄不同株。杨絮出其雌,雄性不产絮。显而易见,调控䧳雄比率,减雌推雄,也不失为治理杨絮困扰的一个取向。

微信图片_20190526130651.jpg

       “一沓纲领不如一个行动”。这句被无数人引用、无数场合引用过的话,同样适用于杨絮治理战。最近,当地媒体报道,宝应县政府办公室就防范杨絮引发火灾和呼吸道感染事项,发了紧急通知。在此同时,相关信息传来,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已经和进一步打出了“治理杨絮扰民”的组合拳。这表明,政府在纾解诸多民生关切上,没有也不会缺席。

       又到飞絮纷扰时,总问困挠何时了。不堪忍受飞絮之恼的你我他,都在翘首期待着政府的进一步作为,更在关注着政府治“絮”的进一步路线图、时间表和行动力。



                            (本文图片选自陈四海《也谈杨絮》)

6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