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怕 怕 镇 长

2019-05-29 11:07:55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598

评论:9

    (小说)

“怕怕镇长”今年才35岁,是我的好闺蜜。为什么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柏珀,现在全镇人都叫她”怕怕镇长”?这是不久以前的事。

一次,市纠风办负责人对在职干部法定职责不作为、占着茅厕不拉屎现象提出严厉批评,要求广大干部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旗帜鲜明亮剑,不得推诿拖拉。一个听了报告的党员干部为敬老院员工被打至今没有说法的事觉得时候到了,决定给柏镇长写封信,他在镇政府的名单上找到她的名字,那天没有戴老花镜,本来识字不多,柏珀偏旁没有看清,信的开头称谓写成怕怕镇长。这封信第二天才写好,趁上镇办事的年轻人捎带。那知道带信人看了后,觉得称镇长这个外号,太准确形象,惟妙惟肖,甚至有入木三分的出神入化。转发到网上,这个名字不胫而走,很快传开了

0b9aac0b4339af35bcb29bf72a89000.jpg

作为闺蜜,我对柏珀有太多太深的了解和记忆。

上中学时,她的性格就表现出遇事沉稳,谨慎胆小。她天生有个好嗓子,是女高音的好苗子。老师动员她报考音乐学院,她一口回绝。背后告诉我,在大台上唱歌,人们看到的是光鲜靓丽的一面,一百次唱得很好,一次唱错,颜面尽失。所以,学校合唱团我参加,独唱,我一直拒绝。人,绝不能够赌在起跑线,输在终点线。

一次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一个老汉躺在叶挺路、安宜路的交汇处,她走过去弯腰问,你是自己摔倒还是别人撞的呀?现在要紧吗?疼不疼啊?你的家人在哪?听得老汉嫌烦,冲他吐一口:我能爬起来躺这儿好受啊!她赶紧拉我走开,对我说,拉她,怕讹上咱们!

我们大学毕业后,她在农村一中学教书,我在城里一单位上班。但经常见面,还是当年的好姐妹。

一次,她告诉我,夏营中学历年都有春天旅游踏青的活动。别的班级都为活动准备,忙得热火朝天,她做班主任的班级一直按兵不动。谁知道,外省市一次旅游出了交通事故,上级主管部门一律叫停组织学生旅游。学校领导问她当时怎么考虑的,她回答说,搞这样的活动风险太多。遇到学生走失怎么办?旅途中学生突然发病怎么办?车子抛锚出现事故怎么办?学生的餐饮不卫生怎么办?校领导觉得她沉稳有远见,就提拔她做校团委书记。

后来镇团委书记提拔调走了,她被调到镇做团委书记。

一次她到中心校检查工作,校长和几个负责人向她汇报正准备举办第十五届学校运动会。她最后留下意见,开展活动可以,但一定要有安全大于天的意识。千万别弄出什么幺蛾子的麻烦事。以后你们要有这样的行事原则,有些活动能够不搞尽量不搞。许多事情咱们不搞没有事,一旦出了问题就是天大的事。从基层到镇里到县局,问责处理起来一倒一大片。她最后甚至提出,开运动会,安全第一,运动员成绩再好,先签免责书,竞技赛跑出了问题,与学校无关。有人批评我们,说一处生病,到处吃药,全体吃药。我就赞成,不生病也吃药,那是预防。

一个星期天,我们两人相约纵棹园。那天她心情不错,微笑着说,给了一个位置,没有政绩问题不大,只要跟着上面的指示精神,做好面子工程讲好冠冕堂皇的话,就不会有问题。大错误不犯,多年的媳妇也能熬成婆。我从内心惊叹,年岁不大,却有如此的韬晦和心机。

4e8aebd1c660ad53a6ef21a8d9d0065.jpg

在团委书记的任上,她是这样履职的,积极宣传贯彻上级指示,殚精竭虑做刀劈豆腐两面光的事。得到领导的赏识,三年不到,果然如她所愿,被提升为镇长。

在镇长的位置上,她以女人心细如发的谨慎处理事务。一次,镇里举办声势浩大的荷花节开幕式,电视直播。有人讲到会场上空将会有电子遥控机航拍,她立即打断:无人机有多重?当听说有3千克左右时,坚决不同意出现在会场上空。万一掉下来砸到人怎么办?所有演出节目,她一一审核。有几个外聘节目,她要文化站长和各艺术团团长签免责书,男60岁女55岁都要签。有两个在城的艺术团最后没有来,他们说,没听说过!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乡下领导!

现在办公现代化了,原来打字复印收发文件的两个人要辞退一个。办公会研究清退会张家长李家短搬弄是非的临时工夏萍,要镇长代表一级政府找她谈话。本来是依照劳动法处理再简单不过得事,柏珀镇长听说夏萍的母亲不是省油的灯,当年为了民办教师转正,曾经大闹乡政府,要抱书记一起跳楼,所以她怕出事。先是要办公室主任和她谈,后来又请妇联主席谈,最后又请村干部做工作。她越是畏头畏尾,夏萍越是得寸进尺,狮子大开口,闹了一个多月,最后以高出正常辞退临时工的5倍的赔偿才解决。

微信图片_20190515171823.jpg

镇敬老院近期发生鲍院长打员工的事。敬老院伙食很差,多次反映得不到解决。一天,几个老人端着半生不熟的黄芽菜烧卜页找院长,要他解决。鲍院长刚和几个小弟兄吃过酒,这个一贯占上风的人哪天当着弟兄面被人指责过?双方从开始的大喊大叫,到后来的拉拉扯扯,最后鲍院长挥拳和人动了手,一个老人的门牙被打掉,这样的恶劣事件是明摆的,让公安介入。

怕怕镇长这次冲锋上前了,她要在场群众不要报告反映,她负责处理。她对全院一百多院民信誓旦旦保证,要相信党和政府,打人违法肯定要处理。

可是,这件事情一拖就是三个多月。鲍院长是现在的副县长侄儿,几年前这个副县长是镇里的党委书记,鲍院长就是在他的任上推荐的。打狗还要看主人面子。都说柏珀镇长怕事不惹事,为什么这次要站出来呢?不揽这破事不是没有上面写信的事吗?

我这个闺蜜听到怕怕镇长的传闻,能够为她做点什么呢?我考虑很多很多,最后找出一本《契科夫短篇小说集》送给她。其中三篇《装在套子里的人》《小公务员之死》《变色龙》特地叠了起来。

她看后会作何感想?我等着和她交流。

 1a6508e068834f0f1b1934ab8ae2a95.jpg

作者简介:叶鸥,老三届。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中文系。宝应安宜高中语文老师。上世纪九十年代,主编《高中作文教程》《高考作文的题型与导练》高中作文教学和高考指导用书。退休后,出版长篇小说《叩问》、《曙光》和中篇小说《震惊中外的枪声》。现为荷乡宝应一地方刊物主编。联系电话13390628690;邮箱bylyh@qq.com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共9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