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弟兄情山高水长

2020-02-21 09:07:28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097

评论:0


长篇小说《春回大雁归》节选


黎天明的大哥七十多岁了,身体硬朗,腰板挺直,走路大步流星,退休以后经常回老家小住。现在大家的生活条件都不错,他的表亲、姨姊妹以及一代代后人听说他回来,都请他聚聚,大哥是性情中人,和大家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众亲戚都称赞他性格豪爽。


大哥的孙女考上市一中,那一年暑假,大哥带着孙女从安徽到老家玩几天。烈日炎炎,酷暑难当。大哥特地带来几株名叫七叶一枝花的草本植物,他在黎天明的花坛里栽好介绍说,在我们山区,家家都栽几棵,以备不需。它的药用功能很多,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晾肝定惊的功效。特别对疔疮肿痛、咽喉肿痛、蛇虫咬伤、跌打损伤疗效更明显。我们那里的人有个头疼发热、腰酸背痛的,都是用这个土方。


0472ca62b864c181203bdf6f3db46760_resize,m_lfit,w_600,h_800,limit_1.png


黎天明陪着他们爷孙走了几家亲戚,还到老家的宅子住了几宿。院子里的菩提树已经成活,厨房西边的杜仲树浓荫蔽日,当年手指粗的树干生长30年,如今已经有合抱之围。

晚上,皓月当空,弟兄在院子里排一张方桌,几个家乡小菜摆放好,斟一壶小酒,举杯邀明月,开怀畅饮。院外大潼河流水淙淙,蛙鸣鼓噪,弟兄俩几杯酒后,忆起了这老屋的往事,大哥从记忆时的爷爷奶奶说起,黎天明谈及文革期间一些椎心泣血的父母旧事,往事如烟,人事更迭,弟兄都发出人世苦短的慨叹。回城的那天,三个人在门前拍了照片。


76ed906d27c6ad100631913c30ed2ca1_t015ea82b913017f88d.jpg


在新学年开学前,大哥回安徽。谁知道两个月后,侄子电话告诉黎天明一个消息,他爸被检查出胰腺癌。黎天明听了不啻一个惊雷,患了胰腺癌,就是下达了死亡通知书。侄子还说,到北京大医院确诊,专家给出明确答复,已经到晚期,估计一个月。黎天明火急火燎赶到住院部,陪着大哥走完生命的最后历程。


俗说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这话的确不假,安徽山区的丧葬习俗和江苏有很大的差别。大哥曾经是县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做过多年的中学老师,亲朋好友很多,来吊唁的人每人都拎一大包鞭炮,出殡时两辆三轮车推着,一路放几公里,回来安放骨灰盒,又是两三辆板车推着燃放,那几十响的烟花炮仗在送葬的人群中爆炸轰响,到处是浓浓的火药味,满地是翻飞的纸屑。


dec4ad9c80af5d990fd32af635a85ea.jpg


大哥长眠在他承包的山岗上,昔日的荒山秃岭经过他和家人多年的劳动和付出,如今郁郁葱葱,山脚下泉水潺潺,山腰的果树林飘逸熟透的苹果香,树林里鸟儿啁啾,自然福地,天上人间。


安葬结束,走在满是碎山石的崎岖路上,黎天明想起陶渊明所作的挽歌几句“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人,天地间一匆匆过客,赤条条来到世间几十年,最后托体同山阿,回归自然怀抱。


528f947afdeb6d7cd800b9c9f1c08b1b_0.jpg


晚上,好长时间难以入眠,辗转反侧,大哥的现象在黎天明的脑海里电影似的叠现。

大哥生于解放前,在建国初期的缺吃少穿中度过童年。十三岁时,每个星期要步行四个小时,往返于氾水初级中学读书。他身高马大,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是学校篮球队队长,全队作风顽强,敢打敢拼是县中都怵的一支实力球队。他皮肤黝黑,大家亲昵叫他“大黑子”。


0472ca62b864c181203bdf6f3db46760_resize,m_lfit,w_600,h_800,limit_1.png


由于家里姊妹多,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上中专。在厦门工作的日子里,他一边工作,一边读夜大,三年进修拿到本科文凭。然而,下放政策开始了,夫妇回到郭氏桥家乡种田。体力很好,但工分不值钱。一个劳力干一天,买不到半包一毛四分的大铁桥香烟。


“要活命,到安庆。”他随盲流辗转至安徽一个深山坳,在那里安家落户。举目无亲的山区,大哥凭他的热情和坦诚,很快就融入当地群众中,和闭塞的山里村民打成一片。从生产队干部到民办教师,尽管当时生活水平不高,但是,他悠闲自得,打球、打猎,活得充实洒脱。


354b3ee81884418eb6cbaabfa447f3d.jpg


 文革中,他曾经遭人陷害,被拘捕关押几个月,释放后,他坐在县委书记办公室讨要说法。他说:“人活着,要有尊严。我的字典里没有委曲求全,我的脊梁骨永远是挺拔笔直的。”平反甄别后,他放着中学教师不做,加入“吃螃蟹”下海承包荒山的队伍。他用自己的聪明睿智和辛劳的汗水,让一片片荒山秃岭披上了绿装,他的举动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充分肯定,他成了县人大代表、市政协委员,他的“植树造林是绿色银行”说,经各级宣传媒体报道,家喻户晓,国人皆知。


ee68a4b0d09e9fa5860b6a750dfb93a.jpg


他说,家前屋后的自留地自留山是天然的大氧吧,转转忙忙也是一种养生保健。尽管如此,每年清明节,他是一定回老家祭扫的。他说古人的“子欲养而亲不待”说得好啊,我们的父母辛苦一辈子,活着我没有好好照顾他们,现在也该我尽孝道啦!站在父母坟前虔诚缅怀,是追思先人的最好祭奠方式。


大哥性格豪放,狂荡不羁。但他把亲情和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家里姊妹有什么困难和变故他都能够及时赶到。小妹家要打桌子娶媳妇,他千里迢迢挑着几十斤的山里木材送来,二妹癌症,他买来灵芝等中草药及时给她的家人治疗。哪家有困难,有纠纷诉讼,他都能及时伸出援手。


cbd83cb113842e0cabecb39089ee07f7_0.jpg


黎天明回到秦邮,他经常站在花坛前,看着几株生机勃发的七叶一枝花。她,仿佛就是我大哥的化身。要求人甚少,回报社会很多,不畏艰险,永远充满生机的活力和无畏无惧生命的绿色。

(说明:本小说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从即日起,每天发一个章节,请广大文友提出宝贵的修改意见!诤友,直说无妨!联系电话13390628690李)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