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人与人的“刺猬法则”

2020-02-26 15:21:57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057

评论:0

春回大雁归》节选

           

夏萍在杨俊才的鹏程沙发厂是一个举足轻重的管理人员。一应事务的洽谈和购进材料的质量和出厂产品合格验收,她都管。她像一座上紧发条大钟的摆锤,一刻也不停息,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工人都下班后,才钻进自己的宿舍,遨游书山学海,让自己的灵魂濡养在知识海洋里。



1a6508e068834f0f1b1934ab8ae2a95.jpg


黎天明来过工厂几次,但对夏萍总是避而远之,至多点头打个招呼。一次夏萍邀他到宿舍坐坐喝口茶,他推说有事情匆匆离开了。经历过那次印刷厂纵火事件以后,黎天明觉得,尽管两个人文学爱好兴趣相同,有许多共同的语言可以交流,但男女之间过往甚密,还是有瓜田李下之嫌。


黎天明最近看了“刺猬的人生法则”,认为不管多好的朋友,都应当保持一定的距离。古人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刺猬如果抱得太紧,就会互有伤害。因此,他采取了和夏萍保持一定距离的若即若离“刺猬法则”。夏萍几次节假日邀请喝酒谈诗词,都被他以工作忙而谢绝。


2ad06f7ddd01e09ffd5576d94f00078.jpg


夏萍有一次睡不着曾经这样想过,那次纵火事件,吴德海之流伪造我和他干那事的现场,居然还有什么遗弃物。然而,黎天明至今连手指头碰都没有碰过我,何况身体接触?《红楼梦》里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清纯温柔;说男人是个浊物,这样的评价有失公允啊!至少黎天明不是这样的男人。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让女人捉摸不透的敬畏感。他有的时候也说笑,但从不低级,不庸俗,风趣诙谐,轻松快乐之余,咀嚼品味,妙趣隽永。


那天晚上,夏萍辗转反侧,怎么也难以入眠。她想到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晴雯。出身低贱的晴雯被贾府逐出,气息奄奄时曾经懊悔叹道,说我是狐狸猸子,我枉担虚名,早知道如此,倒不如与空挂念的多情公子宝玉睡了。夏萍想到这里脸红了,黎天明即便是贾宝玉,我比得了晴雯吗?她心里暗自好笑,不知道害臊!


7e9e560ec59f00da44d54eced5f15c5.jpg


一天,听说万红生病了,夏萍买了水果和营养品去探望。万红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要给夏萍倒水,夏萍紧紧按住她,不让她起身。自己在桌上的水瓶里倒了水,又给万红的水杯里加了水。万红披了衣服倚在床架上,叹了一口气:“我这病总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拖着,真让人难受!能好,就让我帮着天明再干干;不能好,就快点离开,省得拖累天明!”


9a238e8916a4c8e813cfd44aa6bd9a4.jpg


夏萍连忙劝慰:“你开刀后,没有好好休息,还算恢复的不错。不要胡思乱想,谁能够保证自己身体不生病呢?”

万红说:“天明带两个毕业班语文,一个星期有五个早读课,四个晚自习值班,星期六星期天也要加班上课。他成日帶夜,我帮不上忙,还给他带来麻烦。人,不是铁呀,我真怕他也累倒,他是家里顶梁柱!”

夏萍点头:“你的忧虑不无道理!为什么不和学校领导说明情况,给予适当的照顾减轻课务负担呢?”


“学校领导多次来我们家。”万红指着橱柜上的营养品说,“我生病以后,校长、支书、工会,都来过。当听我提出要减轻黎天明课务时,都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说许多学生家长把小孩往黎老师所教的班上转,他的工作怎么能够撂呢?这是他的人缘和口碑啊!”


89b6e5c15a94a67f066697aae055d89.jpg


夏萍沉思良久:“黎大哥人好,工作能力也强!”

万红说:“我对他们领导讲,你们这是明抬举,实际是害他!”

夏萍仔细打量万红,五十岁不到,头发几乎全白,没有血色的脸上,颧骨凸出,一双不大的眼睛,浑浊没有光泽,瘦窄的双肩,扁平的胸脯在微微上下起伏。就是这样的身体,为黎天明生养了三个儿女;就是这样柔弱的肩膀,和黎天明共同挑起家庭的重担,风风雨雨一路走了二十多年。


528f947afdeb6d7cd800b9c9f1c08b1b_0.jpg


万红见夏萍盯着自己看,随口问道:“你们两个人被同时抓进监狱,外面谣言四起,传得沸沸扬扬,我就不信。我家天明把名声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不可能做那见不得人的事。不过,我看你挺顺眼的,都是农村人,你们两个在监狱认识,这说明有缘,小时候听大人说不管多远也能一线牵,我不行的话,你们两个有缘人是可以组成家庭继续走下去的。”


夏萍说:“我们一直是以兄妹相处。我喜欢看书,大哥是文科大学生,所以经常有不懂的问题请教他,你不要朝其他方面想。”

万红听了以后,反而笑了起来:“说起兄妹关系,我和天明开始就是兄妹关系。”她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和黎天明认识后,开始也是他爸认我为干女儿,他大我一岁,他是哥,我是妹子。后来我们不是成了夫妻吗?哥和妹子成为夫妻最好了,都熟悉,都了解。”


775ea42f02f82dbc0b7b7adcf426515.jpg


夏萍脸红了,连忙拦着,不可以瞎想乱说!谁知道,万红反倒来了精神,说起了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二十多年前,双方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让我们两人去临泽镇的照相馆拍订婚照。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十几里农村土路,他跑出了汗,把外面的衬衫脱了,放在人家菜园上,然后到河边码头去洗脸,我悄悄拿起他的衬衫,在夹肢窝那里闻了闻。”


“你闻这个地方干什么?”夏萍不解。

“那个时候的农村,对于袖口特别讲究。”

“什么袖口领口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袖口,我们那里的土话。用现在城上人的说法就是狐臭,那个味儿很难闻。农村人为下一代儿女作想,对这个毛病很忌讳。有狐臭的男女找对象很困难,因为农村人当时很在乎!”


7c3abc3b8a079030ae60e6ab9bd93fa5_c3af-innckcf9940656.jpg


“你看上去老实,还蛮有心眼的呀!”夏萍笑着说。

“当时有人传言说他家是‘大袖口’,我闻了以后放心了,没有狐臭,只有男人味。”

“男人味,我第一次听说,说说看,男人的味道如何?你第一次闻男人味的感觉如何?”夏萍开玩笑问道。

“这——味道——难说!”万红脸泛起红晕,眼睛里也闪现出亮光,掩饰不住的幸福荡漾在脸上。她答非所问接着说,“他的衬衫口袋里装有一张五元的纸币。”


61296aef523a212acfec15ed5ca48e3.jpg


夏萍惊讶问道:“就五元钱?”

“是的,我们上街后在一家照相馆拍照片用去一块二,八分钱一碗的面买了两碗,吃完后他问我买什么东西?我知道他实诚,就说你看着办吧!”

我们到百货公司,他用三元钱给我买了一双尼龙袜。

“你们一生的定情礼物就三块钱的尼龙袜呀?太寒酸了吧!夏萍咋嘴摇头,“五块钱都没有花完!”

万红又恢复了原样:“他用钱是很抠的。几十年我们就是这样抠着过来的。”


0472ca62b864c181203bdf6f3db46760_resize,m_lfit,w_600,h_800,limit_1.png


那天晚上,夏萍又失眠了,脑海里反复叠现的是白天两个女人的对话,万红是一个多么体贴宽厚善良仁慈的人啊!这样的好人怎么能够会死呢?她真的走了那一步,我能够如她所说顶替她呢?黎天明会接受我吗?那天晚上她想了很多很多。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