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应人网站

发布投稿

关注微信

客服热线

88-114-114
广告

”四戧一汤”的书记

2020-03-20 08:43:59

来源:原创   作者:李映华

阅读:1189

评论:0


《春回大雁归》长篇小说节选


阳春三月的一个星期五,黎天明上完上午两节课,骑着自行车到城郊乡政府。

老同学吴之淹满脸堆笑:“那阵风把你这个大忙人,吹到我这里来了!”

“你这个大书记,鬼神不靠,钱色不要;老同学难得来一次,你总不能往外推吧!”黎天明回敬道。

坐定后,吴之淹问:“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开门见山说吧!”

黎天明歪着头看着老同学:“没有事!就是到你这里蹭一顿饭。你们好像有规定,三菜一汤接待标准,是吗?”

“提高标准,加一个,四炝一汤,不过要和我回家,我亲自下厨做,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够搞定。”吴之淹说得煞有介事。

黎天明蒙了,嘴里念道:“‘四枪’,难道你家办军工厂啦?总不会是手枪、步枪、驳壳枪、机关枪吧!”

吴之淹笑得差点岔了气:“那铁玩意怎么吃?我的‘四炝’是炝黄瓜、炝药芹、炝萝卜、炝小藕,外加番茄汤。”

“你这个铁公鸡!如此薄情寡义!怪不得鬼神都不靠!哪个人还敢近你?你知道外面人怎么说你?”黎天明也不示弱。


774626f24a92f43d1cb06569bd7eda9.jpg


“这是老同学开玩笑,不必往心里去!人家怎么说我?”吴之淹问。

“城郊乡的吴书记,是个冷血。上面不管多大来头的官或者客人找他,一律在办公室接待。不像有的书记、局长,家里是接待室,老婆是接纳保管员,许多大事要事,在家里搞定。你是不怕神,不惹鬼。许多想找你办事的人,听到你这名声,掂量一下,就识相知趣改弦易辙了。”


3f6aaed65a0f4f61884777ab675ae69.jpg


吴之淹叹口气:“我从丰安乡调城郊乡,这个乡地处城乡结合部。上眼皮县委、县政府、部、委、办、局,下面几十个乡镇,这样事那样事,数不胜数;加上过去的同事、同学,七大姨八大姑的亲戚朋友,方方面面的关系,聚集到一个人身上,真的很难招架。每天可能几个小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琐事都难招架,就不用说自己的本职工作了。”


5fdc5371c83239850d71e4c0cbb43ec.jpg


“你说的这些,我能够理解。换了我,也会考虑这样做。给人家办事,不会个个满意;不满意的再说长道短,与其那样,不如开始就堵住。所以,你现在耳门干净,门可罗雀。”


“‘门可罗雀’不对。一个乡十万多人口,工业、农业、副业,文化、教育、卫生,上级下达的任务,下面工作落实情况,千头万绪,有不少事,也算你今天来得巧,刚开完一个会。”


    吴之淹突然想起什么,忙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递上,黎天明摇手说不会。见是十元一包的红《南京》,就问:“平日就抽这牌子?”


“不错啦!以前在厂里,经常出差,加夜班,那时抽的是三四元一包的,熬夜时,用烟刺激神经,驱赶睡眠,生怕出次品。”

“总不能够用这样的烟招待来人吧?”黎天明试探问。


775ea42f02f82dbc0b7b7adcf426515.jpg


“招待用烟由办公室的文书保管,我从不染指。客人抽《中华》,我抽自己的《南京》。有人问我何必那么顶真,我开玩笑说,《中华》、《南京》都是中国的品牌,《中华》是国烟,《南京》是省烟,价格有悬殊,但都是一样的爱国烟。”


7c3abc3b8a079030ae60e6ab9bd93fa5_c3af-innckcf9940656.jpg


黎天明接着问:“说到烟,就离不开酒。有人形容一些干部,上午围着茶杯转,中午围着酒杯转,晚上围着裙子转。无所事事,悠哉乐哉,活得有滋有味!”


“你的这些话,真的精辟!我有亲身感受。这人请你,‘给个面子,赏光!’;那个请你,‘难得聚会,无论如何来捧个场!’更有甚者,‘你是我们一方土地的天,我们是你的臣民,唐太宗说的水与舟的关系,官民同乐!弄得你无话可说,推辞不得。有的时候,一个晚上要应付几个饭桌。”

吴之淹吸了一口烟,黎天明颔首:“不少干部苦不堪言,说许多时间,就耗在觥筹交错的应酬里。”


9856dbbc448451994e0d07797e2c630.jpg


“请客辞令如此,酒桌上的劝酒辞令简直是诸葛亮千军万马的八卦阵,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机关重重,进退维谷。酒文化,博大精深:感情深不深,一口焖;弟兄二人同心,其利断金;桃园三结义,同生共死干;事事如意干;五路财神干,六六大顺干,七夕借巧干,八面玲珑干,九九归一干,十面埋伏干,百川归大海干,千载难逢干,万紫千红万水千山干,总之,从一到十到千到万,说出名堂喝酒。劝得你难以招架,灌得你东南西北不分,烂醉如泥!”


47847daa3457f000c04855887f66b92.jpg


黎天明接着说:“你们中的有些干部为此津津乐道,说自己这样做,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南通一副乡长因陪酒过量而猝死,家属说陪重要客商,为了公家利益战斗在酒场光荣而死,是因公殉职,应当追认烈士。闹剧一场,最后没有后续报道。”


“一次在丰安任上,一个女厂长为了业务,客商说你喝一杯酒,我定一千元产品,结果这个厂长连干十二杯,醉倒后抬到医院挂了几天水,几个陪酒的吓得吐舌头,说吃出问题,我们脱不了干系,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79196ceecef0821c0185d98ecc7ce17.jpg


“老同学这方面做得很好,我再送你几句话,一个名人厌恶酒桌上无聊的应酬,说了这样几句精辟的话:不和不三不四的人吃酒,不听他们吆五喝六的咋呼,不理睬杂七八啦不着调的狗屁话,否则,到最后颜面无存,还招惹一堆脏话。”


“谨记老同学三四五六七八的教诲!以后注意。”吴之淹一脸真诚。

“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糊涂,你是郑板桥‘难得糊涂’运用最成功的典范,你用冷血动物的秉性和面孔,把大神小鬼拒之门外;手段是表面假象,挡邪才是你真正目的。为官的做到你这个份上,也算修成正果了。许多做官的说自己很苦很累,那是他们自找的。”


f9af580343374eeb182c47faf234563.jpg


“高中毕业后,说你吃了不少苦。看来少了一只手掌,磨练你成了精明鬼!”

黎天明抬头望挂在墙上的鈡,说道:“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知道我来的目的吗?”

“我上当了!你先是戴高帽,后是灌迷魂汤,现在出招,俺老道今天也失算啦!说说看,什么事?”吴之淹脸严肃起来。


2ad06f7ddd01e09ffd5576d94f00078.jpg


“在你的辖区内,教育局沙发厂附近,买一块宅基地,不违反政策和纪律,优惠条件用足就行,你不会让我白跑一趟吧!”黎天明告诉他,买地的夫妇是沙发厂的员工。


吴之淹喊来办公室的文书,要他把买地的有关政策和优惠的对象和条件告诉黎老师,并嘱咐文书,登记后带到乡政府食堂,开玩笑说:“食堂的菜多,那是你的口福!”


1a6508e068834f0f1b1934ab8ae2a95.jpg


黎天明说:“中午就不在你这里叨扰了,下午还有作文课,找一个星期天,到你家品尝‘四戧一汤’。”

吴之淹握着老同学的手:“我送一戏台楹联:凡事莫当前,看戏何如听戏好;为人须顾后,上台终有下台时。为官为民,想深悟透其中道理。咱们共勉!”

 


关键词:

人已打赏

      ×

      打赏支持

      打赏金额
      • 1元
      • 2元
      • 5元
      • 10元
      • 20元
      • 50元

      选择支付方式:

      打赏记录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