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宝应头条  >   >  几多美人几多愁(下)
几多美人几多愁(下)
2021年02月04日 15:34   浏览:1279   来源:李映华

很多人都知道石崇与王恺斗富的故事,实际上石崇还是知名的文学家,可归为风流才子类。他与当时的名士左思、潘岳等二十四人曾结成诗社,号称“金谷二十四友”,在社会上很有名气。


 绿珠,姓梁,出生在今广西博白县浪平镇, 绝艳的姿容,世所罕见。古时越地民俗以珠为上宝,绿珠不仅面容姣好,肌肤晶莹色润。绿珠,名字由此而来。


富甲一方的石崇有别馆在河南金谷涧,他为了心爱的美人绿珠,专门修建金谷园。建筑凭借山形水势,构造楼榭亭阁,参差错落,金谷水萦绕,鸟鸣山幽。郦道元《水经注》描述“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




古人说得好:“祸福无门,惟人所召。”石崇穷奢极欲,目空一切。加之绿珠经常出现在上层人的宴会歌舞中,不少达官贵人垂涎她的美色,以致招惹祸端。掌权的赵王派使者索要绿珠,石崇竟然不肯,在军队的威逼下,绿珠跳楼自尽,石崇一家近百口人被杀。




金谷园,这一胜地,古往今来,多少诗人凭吊,留下无数文化瑰宝。


 秦淮八艳,指的是明末清初年间,江南地区秦淮河畔八位才艺名伎。这些才貌双全的名妓,有的画作入藏国家博物馆,飘扬海外;有的诗词超凡脱俗,广为流传;有的侠肝义胆,巾帼不让须眉。在商埠林立灯红酒绿十里秦淮河两岸,在达官贵人名流雅士出入的地方,在那特殊的年代,江南八艳的出现,丰富了那个时代的悲情年华。


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柳如是、陈圆圆,称为秦淮八艳。




柳如是,嘉兴人,生于明万历年间1618年,自幼聪慧好学,因为家贫,妙龄时坠入章台,易名柳隐。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自号如是;后从良随了南明礼部尚书钱谦益。清军南下兵临南京,柳如是劝其夫投水殉国,并且自己 “奋身欲沉池水中”。钱谦益降清,柳如是多次支持反清义士,资助钱粮,钱谦益两度入狱,柳如是不离不弃,设法营救。




清人认为柳如是的文章“艳过六朝,情深班蔡”,她的画娴熟简约,清丽有致,书法“铁腕怀银钩,曾将妙踪收。”


柳如是的诗词有很高的文学价值。郁达夫在《娱霞杂载》中录有柳如是的《春日我闻室》一诗。文中说,就文学和艺术才华,柳如是可以称为“秦淮八艳”之首。


著名学者陈寅恪评价她的诗词,“亦有瞠目结舌”之感,对柳如是的“清词丽句”十分敬佩。


 陈圆圆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陈圆圆本为昆山歌妓,曾寓居过秦淮,由于她色艺超群,更与重大历史事件相系,所以清人也将她列入了“秦淮八艳”之中。




陈圆圆为明将吴三桂喜爱。李自成义军攻占北京城后,为大将刘宗敏霸占,导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吴梅村在《圆圆曲》中的描述。为了美人,罔顾江山社稷。吴三桂西南称王后,陈圆圆失宠,乞求削发为尼,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青灯伴随一生。




李香君十六岁花季妙龄,得遇大才子侯方域,两个人度过了一段浪漫的才子佳人的风花雪月,随着满清铁蹄的入关,明朝大厦快速地坍塌。没有脊梁骨的侯方域投靠清朝。


顺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暮春,桃花凋谢,落红遍地。李香君苦苦等待多年,没有侯方域的消息,她合上那把题有侯方域诗句的扇子,独自来到栖霞山下,在一座寂静的道观里,出家为道士,不久凄惨死去。




据考证,侯方域在痛苦与内疚中,找到李香君坟墓,并为之立碑撰联:卿含恨而死,夫惭愧终生。


剧作家孔尚任以李香君、侯方域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为主线,以明清交替的历史背景写出《桃花扇》。该剧本自问世以来,三百多年经久不衰。


董小宛,名白,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聪明灵秀,神姿艳发。董小宛虽然是流落风尘的女子,但她鄙视权贵。后来与明末四才子之一冒辟疆一见如故,她脱籍随风流倜傥的冒辟疆到南通如皋。




笔者去年曾经到冒辟疆、董小宛两人生活过的水绘园参观。园内的亭台楼阁、奇花异草,仿佛人间仙境。月朗风清,碧空如洗,一汪碧水旁的水榭,是董小宛最常来的地方。她喜爱皎洁月色,在静坐中体悟禅机。在自然平实的日常生活中,领略精妙别致的文化情趣;在卑微的生命历程中,体会超脱和清澄的诗意人生。




半年前,有一学者在某报刊文学专栏提出,《红楼梦》的作者应当是冒辟疆,而不是举家吃粥的曹雪芹。他的观点是冒辟疆有这方面的生活体验和经历,又是文字功底特别扎实的明末大才子,《红楼梦》里所写的许多场景,都可以在水绘园找到影子。

这些题外话到此打住。再说大家熟悉的生活食品董糖,就是以董小宛命名的商标。这种酥糖外黄内酥,甜而不腻,许多人喜好这口。


秦淮八艳不一一叙说。中国有句俗语叫“情人眼里出西施”。意思是说,对上眼有缘人就是美人。美人,没有绝对的标准,不好用一把尺衡量。再说,好看的是外表,人们更注重内慧内秀。绣花枕头,一肚子稻草。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中国人的审美标准是注重品质。




“枯荣过处皆成梦,得失两忘便是禅。”我多次在文章中强调,人的一生,是上下求索苦苦追寻的一生。在求梦的路上,一定要有一条底线,那就是求之有“道”。这个“道”,就是为人之品,为人之德,为人之善,待人之诚。一切福田,不离方寸。内外兼修,在正道上求索的人,一定会云淡风轻砥砺前行。




毛泽东同志有这样的诗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人世间沧海桑田巨大变化,必须是格物致知,符合客观历史规律,才能够在正道上阔步前行。


绝色美人西施也罢,长得很丑的东施效颦也好,都已经成为昨日的黄花。历史上诸多美人留给今人的思考,是不是也很多呢?


 (夏宏祥拍摄于会客厅2021春)


头条号
李映华
介绍
李映华,安宜高中退休教师,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推荐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