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本站!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宝应头条  >  宝应文学  >  潼口寺前世今生
潼口寺前世今生
2024年04月20日 13:51   浏览:3840   来源:李映华


农村的4月,草长莺飞。到处是花的海洋满眼是充满勃发生机的绿。柔和清爽的微风扑面入怀,惬意极了。


一个老乡把潼口寺的近照发给我三尊出土的神像乔可聘撰文的石碑还有新建的殿宇,引起了几个人的浓厚兴趣。4月15日下午宝应县公安局考古学者马俊慧、宝应收藏家协会会长文物鉴定颇有建树的王春明等一行4人驱车来到潼口寺



口村颜世彦支书做我们的向导。几个人从南大门进,唐建潼口寺的石刻安放在门楣的中间几个人争论后一认为潼口寺建于贞观年间,书者不会所处的年代加唐建两字。应当是后来人模仿颜真卿字体所写皆大欢喜等四枚印章也是后人所加。唐朝的书一般都署名还没有加印章的习惯



进入大门巍然屹立大门入口处5米的地方从台湾佛光山迎回的面观音佛汉白玉雕塑像,高十多米在本固主持的带领下,几个人进入财神殿千尊佛像整齐排列在四面墙壁上,通灵剔透。灯光串联后,金碧辉煌非常壮观。




法师介绍说殿宇需要善款遇到有缘人,捐一千八几千不等可以在佛像下镶上名字财神殿有如此规模,据说江苏省尚无先例


潼口寺距今已有1600年历史。沧海桑田历经兵燹和各种灾难。上世纪末潼口寺为一家鞭炮厂征用一次,硫磺是自燃还是保管人烧饭的火星爆落,引起几百公斤炸药的爆炸地面被炸了好几米的大深坑,几公里范围内的人都有震感。当场炸死1人,炸伤1人。宝应公安局有关专家亲临现场非常震惊地说,如果引燃不远处的几百公斤化学药品那几公里范围内都将夷为平地,掀翻炸飞



当年的潼河在大雄宝殿后10米处。如何挖掘和保存这段古迹遗址,据说扬州市有关专家已经来实地考察。本固大师介绍说,南面3公里的大和潼口寺的潼河,究竟有没有联系,有待考察考证。他指着目前留下的有70米潼河遗址说不久后定会有结果



几个人又来到有很高文史价值存放两块石碑亭子里,竖着的一块为乔可平撰文的石碑尽管字迹漫漶,难以辨明,马俊慧还是找到乔可聘的名字。躺在地上一块,是重修潼口寺的碑文,和立在一边的碑文对照,有的地方可能有讹误。



本固大师是一个有情怀有思想肯做事的实诚人。他主管寺庙工作以来,兢兢业业,事必躬亲。他指着墙壁上几代人构划的蓝图说,未来的潼口寺,要尽显农村寺庙的特色,有古老云杉松柏的静穆,有现代田园风光的旖旎。寺里除人行道外,都用花草树木装扮点缀。至于未来会是什么样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我现在说不准,因为未知领域牵扯到方方面面。



大家又饶有兴趣问起泥鼻子大钟。本固领几个人走到仿制的大钟前,长叹一口气告诉大家,传说的那大钟,大炼钢铁时期毁了。还有人谈起薛仁贵征东,曾拴马潼口寺。颜支书说,我听老一辈人讲,寺内原有一棵银杏树,高十余丈,树径五人方可合抱,遗憾的是毁于抗日战争的炮火。大家唏嘘慨叹:昔日的潼口寺,有过跑马关山门的辉煌,也有过无数的劫难。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夕照余晖映照在鳞次栉比的殿宇寮房等建筑物上,几个人向本固主持和颜支书告辞。


每个人都是历史的过客,做些什么,留下什么,这是大家听了本固的话,在车上沉思考虑的问题。好一会,一人叹道:一瓶一钵垂垂老,万水千山得得来。这句诗虽然是贯休所写,用在本固身上倒也合适,他足迹天下,一瓶一钵化缘,真的不简单。大家赞成,又一人吟道:“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赞本固!不枉此行,快哉快哉!”



有人向我提供以下资料,供感兴趣的学者研究。


1999 年,江苏省文史资料第 115 辑《扬州宗教》载文称,潼口
寺“系唐代寺庙,在唐代称东寿安院,颜真卿为其题书门额”。2006
年,夏集镇编印的《话说夏集》更加言之凿凿,“潼口禅寺,建于唐
贞观九年(635),迄今已 1364 年”,且“唐建潼口禅寺门额和大雄
宝殿匾额皆为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所书,现清晰可见。”
传颜真卿书“唐建潼口寺”门额潼口禅寺是否建于唐贞观九年?
唐代就称东寿安院?门额和大雄宝殿匾额为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所书?
带着疑问,从故纸堆里对潼口寺进行了一次深入探访。
潼口寺,确为唐时开山,原名观音院,宋朝改圣寿院,明初时称
东寿安院,明朝后期改名潼口禅寺。明隆庆《宝应县志》记载,“东
寿安院,在县治东南七十里曹村乡,唐天复二年(902)僧祖英开山,原名观音院,治平三年(1066),改圣寿院,洪武四年僧德仁修建,
洪武二十四年四月十七日归并于宁国寺”。
宋英宗治平年间,寺庙改名圣寿院或圣寿寺的不在少数。治平二
年(1065),英宗赐额义乌伏龙山龙寿寺为“圣寿禅寺”。治平三年
(1066),宝应东南乡观音院改名圣寿院、城北护国天王院改名圣寿
寺。治平四年(1067 年)正月,英宗降诏山东济南龙洞寺,赐名“圣
寿院”,此事在司马光《稽古录》里有详细记载。
浙江义乌圣寿禅寺,邑人刘宝楠《宝应图经》对潼口寺记述较为详细,
“国朝洪武四年,僧德仁修葺,二十四年四月十七日,并于城中宁国寺,易名东寿安院,其住僧皆谱于宁国寺之派,唯东南一房僧兴锐挂锡而来,不知所从”。洪武六年开始,和尚出身的朱元璋,对民间寺庙混乱局面非常清楚,提出归并寺庙,洪武二十四年六月初一,朱元璋再次颁布《申明佛教榜册》,申明“今天下之僧,多与俗混淆,尤不如俗者甚多,是皈其教而败其行,理当清其事而成其宗”。

当时,地方僧司衙门是僧务管理机构,宝应僧会司就设在宁国寺,
凡地方僧司衙门所在寺院,往往被立为丛林。宁国寺既为一方大寺,
其中僧人相对较多,又有僧官住坐其间,便成丛林首寺,一些小寺小
庵归并其中,理所当然。当时,与潼口寺一起归并宁国寺的还有唐兴
寺、福圣院和龙竿寺等。

万历二十一年,因屡遭水患而逐渐荒芜的潼口寺开始得以重新修建。历时三十年,“终于以梵宇崇隆的宏阔规模,雄踞宝应东南乡,
成为驰誉江淮的宝刹名寺”。康熙《宝应县志》对多处已经圮废无存
的寺庙也有详细记载,“旧志载吴崇圣院,唐真如寺、北寿安院、东
寿安院、西寿安院……不独殿宇无存,且某址莫辨,谨志其名,以传
旧迹”,另外,还记载了“潼沟寺,庄以寺受名,在县东南七十里”,
这里的“潼沟寺”,即潼口寺,且庄以寺受名,是为潼口。民国《宝
应县志》记载,“潼口寺,明乔侍御可聘撰碑”,石碑至今仍保存于
潼口寺内。

《重修潼口禅寺碑记》中,关于潼口寺始建时间与隆庆《宝应县
志》一致,“为唐天复二年所建,初名为观音院”,因地处潼河之滨,
地势低洼,水患频仍,逐渐萧条。“自万历二十一年后,水患渐平……
僧戒权乃起而议修建焉”。乙酉年(1585)重修观音殿三楹,壬辰年
(1592)又建天王殿三楹,丁未年(1607)再建成后楼五楹,高三丈
三尺六寸,甲寅年(1614)又将正殿修葺一新。

其时,家住附近柘沟庄的乔可聘刚刚中了进士,应戒权之约,
于天启三年(1623)作《重修潼口禅寺碑记》。“寺滨于潼河之口,
砥柱一方而为之镇”,寺因以受名,至此东寿安院改名为“潼口禅寺”,
至今未再更名。至于潼口寺初建时间是“贞观九年”,还是“天复年”,
这里牵涉到一位关键人物——颜真卿。

颜真卿出身琅琊颜氏,唐玄宗开元二十二年(734 年)进士,历
任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唐代宗时官至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封鲁
郡公,人称“颜鲁公”。兴元元年(784 年),受命前往敌营,晓谕
叛将李希烈,惨遭缢杀。

也就是说,颜真卿于公元 784 年即已被害,又如何于 120 年后,
为潼口寺题写门额。即便潼口寺真是建于贞观九年,
颜真卿在世期间为潼口寺题写门额,其门额亦应为“观音院”,而非
“唐建潼口禅寺”,按照语境分析,一般也不可能在寺庙名称之前写
上“唐建”二字。之所以会出现上述问题,试析原因有二。

其一,洪武年间,潼口寺曾归并宁国寺,其后关于潼口寺的介绍,
很大一部分直接引用自宁国寺。宁国寺的大雄宝殿匾额为颜鲁公所书,潼口寺大雄宝殿匾额复制于宁国寺,也未可知。还有,《话说夏集》一书介绍,“寺内有万历钟、千佛楼”等,而万历钟、千佛楼皆为宁国寺之宝,潼口寺又何来万历钟与千佛楼。

其二,宝应城北有建于贞观二年的北寿安院,而潼口寺于明朝万历年间曾改名为“东寿安院”,便想当然地认为,东寿安院也建于贞观年间,这仅是后人的主观臆断,不足为凭。
按照考据惯例,年份记载有冲突者,以最早的时间为准。潼口寺
建于“天复二年”,最早见于隆庆《宝应县志》,且有乔可聘碑记佐
证,应予采信。目前尚无“贞观九年”的相关史料证明,只能存疑。

把有很高文史价值的乔可聘重修潼口寺碑文附录以下


  《重修潼口寺碑记》乔可聘

余恒盱衡往代,见宇内之盛而衰、兴而废者,不可胜纪。独梵刹之创,自唐宋者居多。靡衰不盛,靡废不兴,岂真佛理超劫数之外,历古今而不磨者耶?夫振废修坠,佛心呵护,一僧以为山之白眉,而诸檀越无不诚心向往焉。则兴隆端有即于人心矣。东乡潼口寺者,按《县志》,东寿安院在县治东南七十里曹村乡。唐天复二年,僧祖英开山。原名观音院。宋治平三年改圣寿院。洪武四年僧德仁修建。二十四年归并于宁国寺。以故今之住持,皆谱于宁国之派。唯东南一房,僧兴锐挂锡而来,不知所从,迄今不敢窜其谱也。是寺滨于潼河之口,砥柱一方而为之镇。潼河广数十丈,下流北接淮海,寺因以受名。传闻当日基址颇大,刹宇颇备,前跨河为梁,梁之南有通衢十数丈,一名宝街。今已不可考。其院地仅二十四亩,南北东三界河心,西独缩。水乡地洼下,屡罹决堤之患,故其寺易凋残,而其地易削灭乎。吾乡自万历二十一年后,水患渐平,民居稠密,业穮蓑者,始不负胼胝之劳,而有仓箱之庆。僧戒权乃起而议修建焉。夫戒权殆佛所呵护,以白眉此山者也。性沉貌古,朝夕事禅诵,布施所入,于朽者易之,缺者补之。先是万历乙酉,重建观音殿三楹,壬辰新建天王殿三楹,其愿未已也。有堪舆氏谓兹寺后势不崇,宜建楼,权于是请于诸檀越,各布长者之金,捐居士之宝。迨丁未楼成,计五楹,崇二丈三尺六寸,广二丈四尺六寸,庠友象贤赵君募装白衣大士于其上,请戒律者讽诵秘文,作无量功德。权复治田十八亩,在本寺支河北,为僧众日给之资。未几,正殿告颓,复于甲寅岁,克惬鼎兴之愿。四方瞻礼者,仰视梵宇崇崖,金碧辉映,不亦衰者盛而废者兴,佛理超劫数之外,历古今而不磨,其信然欤?倘非僧如权,又无以尸此一假功行也。天启三年癸亥,权念夫前后创建,非一日一手之力,不书以揭之,无以励后人。于是丐言于余。余世居柘沟庄,距寺仅八里许,且有恒产在其旁,行田之暇,得赡礼而登眺焉。清溪环抱,绿树遮垣,胜境也。故乐为之记。录自《道光志》


头条号
李映华
介绍
李映华,安宜高中退休教师,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推荐头条